论美学与舞蹈结合,中国当代舞蹈美学发展趋势

图片 1

图片 1

中国当代舞蹈美学发展趋势 2010-3-9 22:50|发布者: 舞色空空|查看:
4016|评论: 1

一、关于“美学”和“美学史”讲到“美学”,先要了解什么是“美”。

相比前些年,舞蹈美学明显有着向深度与广度发展的趋向。这体现在“中国古典舞”与“中国民族民间舞”的审美选择、芭蕾中国学派的审美回归、舞蹈与其他艺术门类的审美联系、从舞蹈技法到审美的升华以及舞蹈美育等几个方面。

对于“美”,就象歌德所说:“美如自然一样,丰富多彩。”这就是说,时至今日,对于什么是“美”,说什么的都有。但是都没有说到美的“本质”与“内涵”。科学的含义应该说:美是世界上自然、社会、意识形态一切事物“好”的总和。在希腊神话中有“美惠三神”的传说,说美惠三神是宙斯的三个女儿,她们的名字分别叫“欢乐”、“花朵”和“灿烂”,分别代表妩媚、优雅和美丽。这是告诉我们:神之成为美神,就是因为她们是各种“好”的总和。在中国对于什么是“美”,形容和说明它的词可以斗量车载,所以说,在中国“美”也是“好”的总和。“美学”是什么?说法也是各种各样。有的说是研究感性认识的学问,有的认为是研究“理念”的学问,有的把它看作是研究某一领域、某一事物“美”的标准的学问。但这些说法都是不正确、不准确、不科学、不规范的。从马克思主义的观点看:“美学”是研究认识主体与认识客体审美关系的学问。也就是说,是研究人对自然、社会、意识形态审美关系最一般规律的科学。其中美学研究的主要对象是艺术,从这个角度说,“美学”也可以说是关于艺术美的最一般规律的科学。有的人也叫“艺术哲学”。“美学”,“艺术哲学”是哲学的一部分,一个门类,一个分支。至于什么是“美学史”,应该说,它是研究“美”和“美学”的思想发展,研究“美”、“美学”历史的一门学问。自从出现了人,出现了人的思维、意识,出现了人类组织的社会,就出现了人对自然美、社会美、意识形态美的追求、认识和思想的理论。在我国的先秦时期,就出现了“和”的美学思想,即美在“和谐”的美学思想。这里的“和”,既有艺术诸要素的和谐,也有审美主体享受美要适度不能过度的“和”。此外,还有美在“善”的美学思想;儒家“情理统一”的美学思想;道家“情感自然和想象自由”的美学思想;《易传》形象思维的美学思想;西汉《淮南子》、《乐记》的美学思想;隋唐“尽善尽美”和“壮气”的美学思想;清朝叶燮关于艺术创作主客体辩证关系的美学思想,有刘熙载《艺概》所阐述的美学思想;近代中国的“美学思想史”等等。在西方,从古希腊罗马至近现代也形成了美学思想发展史。直到1750年鲍姆加登正式发表了《美学》一书;1790年康德出版《判断力批判》,1838年黑格尔的《美学讲演录》三卷出齐,到车尔尼雪夫斯基《艺术与现实的美学关系》一书,以及狄德罗、莱辛对唯心主义美学的批判,这些表明了这时的西方已经有了唯心主义美学、机械唯物主义美学。只有到了马克思、恩格斯才产生了真正的、科学的、全面的、系统的马克思主义的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美学理论体系。

一、中国古典舞与中国民族民间舞的审美选择

二、从“美学”中采摘指导舞蹈事业的智慧。

在现代化转型时期中国舞蹈人同样面临着传统与现代、民族化与西化、本土化与全球化的冲突与焦虑。对此,罗辛在《世纪初的思考――社会转型期的中国舞蹈》中做了集中论述。他从比较美学与比较艺术学的角度回顾了“五四”以来中国戏曲、中国画和中国舞蹈的发展历程,认为中国舞蹈不应该在追求“原汁原味”的口号下古董化。他虽反对“欧美文化中心论”,但强调审美趋同性和从传统形态向现代形态转性的“中西融合”说。和罗辛观点不同的韩谨和钱正喜等人则更强调中国传统。

1、从“美学”的客体采摘舞蹈发展的智慧,是舞蹈人的。自然、社会和人们的生活,是“美”和“美学”的认识客体,是“美”、“美学”产生的本源。舞蹈美学是特殊的意识形态,舞蹈人要搞好舞蹈事业,就要到舞蹈美和舞蹈美学的客体和本源去汲取营养。山西有丰富的自然和社会美学资源:它既有太行、吕梁、五台、恒山等名山,又有黄河、汾河、壶口、龙门、娘娘滩等名河名景;既有武则天、关羽、卫青、霍去病、尉迟恭、薛仁贵、狄青、杨家将、金沙滩、长平等名人名景古战场,又有王勃、王维、元好问、罗贯中、司马光、柳宗元、董寿平、傅山等文化艺术名人、名作、名品;既有佛光寺、玄中寺、悬空寺、应县木塔、云岗石窟、永乐宫等艺术建筑,又有种类繁多的戏曲、戏曲文物、舞蹈文物和民间舞蹈品种;既有毛主席率红军过黄河东征的战场和事迹,又有毛主席率中央从延安到西柏坡的路居纪念地;既又有晋察冀、晋冀鲁豫、晋绥等抗日根据地、武乡八路军总部纪念馆,又有左权、刘志丹、刘胡兰等英雄事迹。这些都是舞蹈艺术、舞蹈美学深厚的营养资源,舞蹈人深入自然实践、社会实践和人民生活,就能够取得无穷无尽的舞蹈艺术和舞蹈美学营养。

韩谨的《“结合课”――创建中国古典舞的最佳选项》认为,遵循传统文化的审美原则来建构和复兴中国古典舞是时代向我们提出的迫切要求。钱正喜则更自转性的回收视线,认为沉积着我们民族“圆流周转”的美学时空观和“得意忘形”的人体审美观以及“虚实相生”的美学表现手法的戏曲舞蹈是中国“中国古典舞”最直接的源泉与滋养。也是从艺术本体论出发的翁士晖却认为中国古典舞是独立的种类,“纯舞蹈”才是它的本质内涵。而中国古典舞中沉积的戏曲行当色彩却妨碍了中国古典舞的动态逻辑表现。

2、根据“美”、“美学”是认识主体对认识客体的反映,是人的大脑的反映机能,是人的大脑的思维活动反映出“自然”、“社会”、“人类生活”的美学意识。舞蹈美学是特殊的美学形式。舞蹈人要迈开双脚,主动地深入到对自然、社会和人类生活的实践中去,开动脑筋,积极地发挥自己大脑的思维、意识功能,创作出更多地反映自然美、社会美、意识形态美的“三美”舞蹈艺术作品来。同时要摒弃脱离自然、社会和人类生活,脱离自然史、社会史和人类生活史,主观臆造出假、大、空、丑、伪、劣的舞蹈艺术作品来。

“身韵”的出现才改变了中国古典舞语言表达上的窘境,从而强调中国古典舞动态语言“中性化”趋向。

3、根据美学主客体作用反作用的原理,属于先进的意识形态的舞蹈“艺术美学”,会对社会经济基础、政治上层建筑和真、善、美的思想、道德、传统、习惯等意识形态起积极推动作用,舞蹈人要努力创作出舞蹈艺术精品,服务于经济建设、政治建设、社会文明和意识文明建设,服务于大自然的改造与和谐,服务于社会主义事业,服务于人民生活,推进自然、社会、人民生活和各类文艺事业的发展。属于腐朽意识形态的所谓“舞蹈艺术美学”,会对社会经济基础、政治上层建筑和先进的思想意识、的道德传统起腐蚀和破坏作用。舞蹈人要排除属于腐朽意识形态的所谓“舞蹈艺术美学”,以防止这种艺术垃圾对社会和人类的破坏。

对于民族民间舞的美学探讨是当前的一个亮点。这反映了舞蹈美学家们在经济全球一体化的进程中,在民族性和世界性的矛盾悖论中坚持“民族性”为主导的理性自觉。

三、从“美”、“美学”的发展史中汲取营养,推动舞蹈事业的发展。

张种丽在《民间舞原生态与现在语境的整合及回归》中认为,“元素教学”发对原生态的民间舞进行了“革命性”的美学整理,促进了中国民间舞“学院派”的形成。但“元素教学”发却对民间舞原生态的整理状态有着明显的“肢解”和“弱化”之迹象。强巴曲杰、李倩、莫德格玛、吴维、李滨英等对各舞蹈文化区的民间舞蹈进行了审美探讨,在似乎是不知秦汉还是魏晋的沉醉中体现了对本民族舞蹈的强烈挚爱和整理本民族舞蹈的使命感。

1、发扬文艺美学和舞蹈美学的历史传统,促进舞蹈事业的发展。舞蹈美学是文艺美学的一个分支,在美学史的发展中,舞蹈美学与艺术美学具有共性和共同的审美规律,所以舞蹈美学要从艺术美学的优良历史传统中汲取营养。另外,文艺美学的各门类都有自己起始、传承、发展的历史。如文学、戏剧、音乐、舞蹈、书法、绘画、电影、电视、曲艺等,它们都有个随着历史发展,保留精美、承传、排除粗糙、抛弃拙劣的过程,都在自身的美学历史发展中逐步丰富化、化、精美化。舞蹈美学,要从各门艺术美学史中把优良传统继承下来,发展自己的舞蹈事业。舞蹈美学历史本身的优良传统,更需要继承和发展。如中国古典民间舞蹈,从幼小粗糙逐渐精美提高,受到皇帝的重视,发展到宫廷舞蹈,又受到宫廷礼乐的限制、束缚,于是宫廷舞蹈一部分又转入民间,另一部分走向戏剧,在戏剧舞蹈中发展进步,甚至由梅兰芳这样的大师级人物把它发展到。《大不列颠百科全书》中,就把梅兰芳称之为戏剧舞蹈大师。走向民间的中国古典民间舞蹈,与本地域、本民族的审美情趣融合,并进一步地提高和完善,增加了强大的生命力。这部分舞蹈传统艺术,不少地表现为我国多年来举办的民舞大赛的获奖精品,人们称之为“原生态”和“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舞蹈艺术品。舞蹈人要向自身的舞蹈美学史优良传统学习,提高自己的舞蹈艺术品味和水平,推进和发展新中国的舞蹈事业。

强巴曲杰在《藏族舞蹈审美特征略探》一文中探讨了藏族舞蹈的审美特征,从而在继承和发展创新藏族舞蹈中,更好的把握古老民族的美学理想。莫德格玛的《游牧民族舞蹈文化溯源》则对内蒙古地区的岩化舞蹈图象做了描述分析。这些岩化图象中的舞姿情态鲜活生动的体现了内蒙古民族的审美风尚,珍贵的史料画卷是内蒙古民族的舞蹈之母。作者认为无论社会如何变革,这样的舞蹈文化很难脱离本民族的舞蹈特色。这种貌似民族本位论的观点体现的应该说是一种难能可贵的民族自信心。

2、舞蹈要向艺术美学中的各门类艺术的长处学习,提高舞蹈艺术的水平和质量。中国民俗有一句话:吃百家饭、穿百家衣,这样的孩子有福气。文化艺术也是一样,在百花齐放、推陈出新的文艺大花园中,舞蹈艺术要学百花、学百家,才能攀登舞蹈艺术高峰。延安时期的新秧歌运动,大大振兴了秧歌舞蹈艺术;建国前我们的秧歌舞蹈艺术到布拉格参加世界舞蹈大赛,获大奖。建国后的新中国舞蹈艺术,在毛主席的“百花齐放”、“推陈出新”方针和周总理“三化”讲话的指引下,向戏曲艺术学舞蹈,向武术学习“精”、“气”、“神”,学手法、眼法、身法、步法、韵律、劲头等,使舞蹈艺术有了飞速提高。

李倩的《从娱神到娱人以乐身到乐心――楚乐舞的艺术特征及其历史嬗变》论析了楚乐舞的基本类型、独特功能、审美特征、创新意识以及对汉唐乐舞的深刻影响,指出楚人的进取、开放,不厌追新逐奇的创造而使楚乐舞独步古今。向开明、严德善的《太极气韵与朝鲜舞蹈韵律》阐释了朝鲜舞蹈之“韵律”的体现与中国太极“气韵”相近相当,体现出和谐、起伏、谦让、含蓄的审美特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