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早再起航,当水杯产生了瓷茶碗

图片 2

图片 1

图片 2

民国版《茶花女》剧照

上海歌剧院创排的《茶花女》不但把场景搬到了上海,剧中人物还穿起了旗袍。图为外方组薇奥莉塔扮演者女高音杰西卡·普拉特(中)。(资料照片)

  作为威尔第最为中国观众所熟悉的歌剧之一,《茶花女》在中国曾上演过许多版本。12月8至9日,由天津歌剧院主办,著名指挥家汤沐海携手著名导演易立明,联合天津交响乐团、天津歌剧舞剧院共同演出的歌剧《茶花女》登陆天津大剧院歌剧厅。观众这次欣赏到的是一部天津故事、中国文化演绎的威尔第经典歌剧。

去年3月,由上海歌剧院创排的上海版
《茶花女》巧妙地将故事置入上世纪20年代的上海,穿着旗袍的薇奥莉塔登上1920年代的国际邮轮“白色茶花号”,从上海出发,演绎人生的悲欢离合。今明两晚,这艘“白色茶花号”将再度起航,在上海大剧院连演两场。此次,上海歌剧院特别邀请指挥家罗贝托·阿巴多、女高音杰西卡·普拉特、男高音弗朗西斯科·德穆罗等国际歌剧界明星,与中方演员联袂演绎这独具东方特色的西方经典歌剧。

  这一版《茶花女》被导演易立明大胆搬到了民国时代商贾政要、文化名流汇集的天津,故事中的“茶花女”变成当红歌女魏澜丽。名门子弟纪雷德对她一见倾心,一往情深。魏澜丽为他抛弃虚华,以期相守白头,却因纪雷德之父的不期而至而鸳梦破碎。魏澜丽忍痛割爱,却为离愁最终香销玉殒。而原剧中的庄园变成了茶馆,欧式寓所变成中式院落,赌场变成了戏园子,吉卜赛女郎变成琵琶女,斗牛舞变成舞狮,高脚杯变成了茶碗……特殊的时代性和地域性,让华洋混杂、歌舞升平的天津与原著中的巴黎竟有着内在的对应感。

此次担任指挥的罗贝托·阿巴多是指挥大师克劳迪·阿巴多的侄子,是阿巴多家族中的又一位优秀指挥家。他执棒的数十部歌剧年代跨度从古典主义时期的莫扎特一直到近现代,《茶花女》是他最喜爱、亦是他指挥最多的威尔第作品。2013年,他曾指挥这部歌剧参加香港艺术节。“《茶花女》
的音乐让其中的每一个人物都那么鲜活有力。”罗贝托·阿巴多表示,“人性的不同侧面都在其中得到体现,这正是
《茶花女》 经久不衰的原因。”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