契诃夫的不甘和抵挡,契诃夫写的是全体人类的饱满纠缠_历史学切磋_好农学网

图片 1

图片 1

李六乙要把《万尼亚舅舅》做得“很俄罗斯又很不俄罗斯”
。“俄罗斯是个大的文化概念,我们往往会觉得有一些现象就很俄罗斯了,比如白桦林,其实未必。这是现象和本质的问题,如何透过现象看本质?契诃夫写的是俄罗斯,但他又远远超越了俄罗斯,写的是整个人类的精神困惑和精神痛苦。
”这部戏将完全遵照原着,李六乙表示不做任何本土化的改编,“现在很多本土化特恶俗,以为在外国戏里放进中国元素就本土化了,这是低级的表现方式。

  李六乙的舞台总是清爽干净,此前由他执导的《安提戈涅》到《俄狄浦斯王》,演员均是缓缓穿过舞台,带着某种仪式感。《万尼亚舅舅》也不例外:舞台两侧的进场口和下场口被台上的所有演员“封锁”,演员从开始到结束全场不下台,即使文本里人物缺席,所有演员依然在各自的空间里完成舞台动作,即使在暗处一角。这样一个密闭的空间便是契诃夫笔下的庄园,压抑、空虚,人物漫无目的、惶惶不安,所有人都各怀心事,相距不远却互看不见。

在导演李六乙看来,契诃夫的戏是非常安静的,没有任何杂念,他对生命的感悟是非常真切的。“这其实离我们很远。我们现在太浮躁,欲望太多,要求太多,我们不能简简单单把一件事情做好。契诃夫的戏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他对生命的认识和对生命形式的表达。我们现在对生命几乎没认识,我们在生活吗?我们对生活应该有自己的认知,100多年前契诃夫已经给我们写明白了。

话剧《万尼亚舅舅》剧照

“话剧舞台上的作品,应该是有文学性的,有思想的,有人性的。契诃夫为我们提供的财富应该被我们所看见。
”在濮存昕看来,中国现在排契诃夫的戏还太少,对契诃夫的认识和表现还远远不够。“老一辈的精神家园跟俄罗斯文学是有关系的,他们的精神滋养很多来源于俄罗斯文化,但改革开放后成长起来的年轻人并非如此,那么我们今天如何讲述契诃夫、描绘俄罗斯文化,让对俄罗斯文化和契诃夫不太熟悉的人走进剧场,这很重要,像一个课题。

  故事发生在一座小小的庄园内,平静的生活被教授及妻子的归来打破,一方面万尼亚将教授(自己的姐夫)当神一般供养,却发现教授的平庸伪善,令自己万分绝望;一方面他沉迷于教授年轻美丽的妻子,陷入痛苦的深渊。而教授的女儿索尼娅似乎面临相同的困境:她被自己的父亲带来的精神和物质的双重负荷压得快要窒息,又深深迷恋着绅士范儿的乡村医生而求之不得。当所有人几近崩溃时,教授提出要卖掉庄园去换取自己自由的都市生活,万尼亚终于拿起了枪反抗,这令教授及妻子不得不离开庄园。生活似乎重又归于平静,但无止境的劳累和重荷还未停止。

1月20日至2月1日,作为北京人艺2015年首部新排剧目,
《万尼亚舅舅》将登陆首都剧场。
《万尼亚舅舅》是契诃夫写于1897年的一部四幕乡村生活场景戏剧,全剧的故事发生在俄罗斯的一个农庄内。农庄的主人、退休教授谢列勃里雅科夫带着年轻的第二任妻子回到乡下居住,美丽的叶莲娜的到来,令农庄的管理者万尼亚和为教授看病的乡村医生阿斯特洛夫神魂颠倒。教授终决定要卖掉这座庄园,万尼亚发觉自己的青春被这样一个曾经的偶像耗尽却无法获得任何方式的补偿而怒火中烧,终却又在送别教授夫妻后与教授的女儿索尼娅继续日复一日地为了农庄微薄的收入而劳作。全剧充满了典型的契诃夫式的悲喜剧的色彩,写出了主人公在平庸命运前的挣扎。

  卢芳饰演的教授妻子叶琳娜,成为本版的中心人物,一开场即缓缓踱步于舞台,定格在灯光中心又缓缓回到侧幕位置,长达两分钟。在之后上场人物的表演似乎有意与身处暗处的叶琳娜对话,即使此处人物缺席。在契诃夫文本的开篇,教授与妻子叶琳娜深藏在几组人物的对话当中,是讨论的话题,但本剧的中心人物实为万尼亚舅舅与索尼娅,他们对希望和爱情有着相似的追逐,契诃夫在于展现其虚妄无意义的劳作、将一己之心积存在他人身上。教授和妻子便是这份情感积存的载体。而在北京人艺版中,本该是主角的万尼亚舅舅和索尼娅两人却调度简洁、舞台行动缺乏。

摘要: 纪念契诃夫逝世一百一十周年,北京人艺版《万尼亚舅舅》将上演
“契诃夫写的是整个人类的精神困惑”
1月20日至2月1日,作为北京人艺2015年首部新排剧目, 《万尼亚舅舅》将

  契诃夫的剧作有意淡化戏剧冲突,例如在《海鸥》中,特里波列夫吞枪自杀,此处本是强化冲突的好机会,但原作只借医生的口间接告知,继而又是一家人欢快的聚会,对自杀事件再无渲染。《万尼亚舅舅》同样如此。著名戏剧评论家童道明说,契诃夫的人物是平静的河流下蕴藏着翻滚不息的力量。戏剧中的弱化冲突对于传统的观剧习惯是一个极大的挑战,因此常常有人读起契诃夫的文本会有很难被代入的感觉,如何从琐碎的日常对白和看似无关紧要的台词里嗅到契诃夫笔下的悲剧是极其困难的,因此各个国家排演契诃夫都绝非易事。北京人艺版的舞台呈现是在原基础上又加以淡化冲突,原本面对面的对话变成了布莱希特打破第四堵墙式的述说,人物之间的舞台行动也变得简单,这需要观众能耐得住性子去安静地接受扑面而来的大段台词。

“契诃夫写的是整个人类的精神困惑”

  借用米兰·昆德拉的新书书名《庆祝无意义》向契诃夫笔下的人物和当代同样存在的困惑致敬。“无意义”是我们存在的本质,我们将用无意义延续一生,但是劳作和追逐不能停止,就让我们背上生活,举杯一起庆祝这无意义。

“很俄罗斯又很不俄罗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