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书协主席张海为山东大学校庆赠送墨宝,千声万字情何限

图片 1

图片 2当代著名书法家、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席张海先生巨幅草隶“博学弘志,厚德载物”

欧伯达生前与孙女的合影

 [本站讯]近日,当代著名书法家、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席张海先生以巨幅草隶“博学弘志,厚德载物”祝贺山东大学110周年华诞,表达他对山东大学未来发展的美好祝愿。张海先生是当代书法界最具影响力的书法大家之一,其书法四体皆能,尤以隶书、行草享誉书坛。他的篆书得力于杨沂孙,行书出自“二王”,草书追张旭、怀素之神韵,楷书以《张猛龙碑》为宗。早年隶书务求精美,取《乙瑛碑》之骨肉停匀,《封龙山》之宽绰古雅,《礼器碑》之变化如龙,自成面貌。后潜心研究汉简帛书,并以行草飞动圆劲的笔触,书写庄重醇厚之隶体,形成了独具个性的草隶,为书界所公认。多年来,张海先生一直关注山东大学的发展,山大百年校庆时曾惠赠佳作表示祝贺,山东大学110周年校庆来临之际,张海先生再次赠送墨宝,作品气势恢宏、笔力雄浑、大气磅礴,是对学校110年来办学成就的充分肯定,也是对山东大学深厚文化底蕴的高度赞赏。张海先生自幼受中原文化熏陶,书法创作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锐意创新,其作品有着广泛的包容性。他善于学习古人,并在实践中总结经验、寻求突破,不断提升书法创作水平。其所独创的草隶打破了传统隶书的章法与书写局限,在隶书的端庄朴拙中加进了简书的灵动,既增强了书法的美感又不失传统书法之韵律。张海先生的书法清新自然、醇芳隽永、朴实无华,表现着强烈的时代感和生活气息,深受大众喜爱,是一位德艺双馨的人民艺术家。

图片 3

图片 4当代著名书法家、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席张海先生

欧伯达先生作品

  张海,1941年出生于河南偃师,现任全国政协常委、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席、中国书法家协会学术委员会主任、国家有突出贡献的专家。其作品曾赴德国、法国、加拿大、香港、台湾等几十个国家和地区展出,影响深远。作品被收录于《中国新文艺大系》、《古今书法选》、日本《临书大系》等百余种作品集,国内博物馆、碑林多有收藏和刻石。《书法》、《国书法》、日本《书道艺术》有专文介绍。出版有《张海隶书两种》、《张海书法》、《张海新作选》、《张海书增广汉隶辨异歌》等专著。曾获河南省书展一等奖、首届龙门奖金奖、第五届全国书法篆刻展览全国奖。]

  欧伯达,号铁樵,又号还鹊楼主、乔松馆主,生于1925年11月8日,湖南衡阳县英陂乡日新堂人。1958年因世事所累而落难承德,流寓30余年,却在困苦中锻铸了他的书法成就。66岁后回到桑梓,又以余年创造艺术辉煌。1986年加入中国书法家协会,1991年受聘任中国书法函授大学教授。2010年12月31日,因病谢世,享年86岁。

  早在1980年,中国书法界泰斗启功先生就为欧伯达题词:“烟雨迷离不知处,旧堤却认门前树。树上流莺三两声,十年此地扁舟住。”1982年,书法大师欧阳中石题词:“珠玉当前,那敢放肆,乞步后尘,不舍以随。”1988年,时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周谷城为其题词:“铁樵作品,写作俱佳,聪明天纵,发展无涯。”1990年,时任中国书协主席沈鹏题词:“至精而后阐其妙,至变而后至其数。”李铎先生题词:“世间清品唯玉兰,贤者虚怀与竹同。”1996年,中国文联实施“晚霞工程”,为28位著名老文艺家陶钝、魏巍、贺敬之、李瑛、白杨等出版专著,《欧伯达书法选集》入选“晚霞文库”。2004年9月,国家邮政局发行当代16位书法大家的书法邮票,欧伯达与赵朴初、启功、李铎、沈鹏、刘炳森等并列其间。这在湖湘书法史上可谓前无古人,且至今无人出其右。

  欧伯达一生“真、行、隶、篆”兼备,尤以隶书见长,具有刚健含婀娜、稳中见性灵的特点,世称“欧隶”,与刘炳森、王学仲并称“中国当代三位隶书大家”。他逝世后,国内众多媒体感叹中国“书法界痛失一面旗帜”。

  三十年来岁月长塞垣情谊总难忘

  欧名君是欧伯达先生的长子,今年64岁,现任北京中国企业传媒书画院常务副院长。他对山水、花鸟无一不精,特别是他的骏马图最为艺苑称道和藏家关注,是一位闻名亚洲的华人画家。画马前辈刘勃舒看过他的作品后,欣然挥毫题赞:“骏马驰骋,雷电万钧。”北京故宫博物院研究员、中国世家鉴定委员会鉴定专家单国强先后为他的40多幅画作题款。

  谈起父亲,欧名君一脸的崇敬。他说:“我们欧家在衡阳算是一个书香门第,曾祖父南璞公是湖南地方名士,曾举议员,受聘岳麓书院讲习,宗谱赞其‘学究根柢,不慕荣利,行修经明,刻志自勉’。祖父钜川公,少有文名。家父幼承庭训,7岁入私塾,楷书《吊民伐罪》深得曾祖父嘉许。1938年,家父毕业于衡阳县达志小学,因家境贫寒辍学,进入衡阳市大雅印刷厂做学徒。在族人欧伯藩先生的指点下,经过3年苦练书法,父亲成为了石印书写师傅,也曾一度在衡阳街头以卖字为生。”

  欧伯达1950年考入交通部华南公路工程指挥部,因写字工整被交通部公路七局录用为书稿员,后任编辑、秘书、科长等职。由于政治上受到牵连,1958年欧伯达被下放到河北承德地区交通局,继而又下放到汽车修配厂当秘书和工会干事。

  李白有诗云:“举头忽见衡阳雁,千声万字情何限。”因为历史的误会,欧伯达就像从衡阳飞来的孤雁,滞留在了塞外。“不管到哪里,家父总是毛笔不离手,坚持每天凌晨5点起来练字。因母亲和我们几个孩子都在南方,他只能住单身宿舍,一屋住七八个人,没有桌椅,他就在床头用合页连起一块三合板,用时支起,不用时放下,不论寒暑,临池不辍。”欧名君回忆道。

  从上个世纪70年代起,欧伯达受北方书画名家关阔的影响,继而得国学大师王逸如先生亲授,“学书宜以碑为骨为魂,以帖为法为韵”,因而书法路子正、功底深厚。

  欧名君说:“当时家父的处境并不好,后来有人问他对承德的感情为何那么深,深到可以颠沛流离在此呆了一辈子,深到可以和老伴过着牛郎织女般的日子?”欧伯达讲了这样一个故事:1973年春节,他被叫去写毛主席语录,写到深夜两点钟,饿着肚子还得强颜欢笑。排队领标语的人一个个都高兴地走了,他才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回到寒舍,开门一看,才想起还没有来得及买过年的东西。他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把那只搪瓷碗甩到了院子里。这时,他听到门口有响动,接着是一溜小跑的脚步声,出来一看,只见门口摆着一碗热气腾腾的饺子。“家父后来多次对人说:‘你知道吗?那饺子我是就着泪水一起下肚的。从那天起,我就发誓,有朝一日,这份情谊一定要报答……’每当说到这里,家父都哽咽着说不出话来。”欧名君动情地说。

  为了回报这份情谊,欧伯达先生牺牲了与家人团聚的时光和自己最宝贵的年华。在《樵客行——欧伯达书法人生》首发式上,承德市委常委、宣传部长赵险峰说:“几十年间,欧伯达先生以极大的热情和毅力从事书法研究、艺术创作、书法普及教育和人才培养,尽心尽力地为单位、群众、社会服务,为单位建设和承德书法事业的发展、繁荣作出了突出贡献。”

  承德乃帝王夏都,在热河磨墨之人多如过江之鲫。细检前代诸先贤,有“塞上三张”“热河四亭”等,但均不及欧伯达先生的名满山城、盛誉塞外。承德市政协主席郑晓东在《樵客行——欧伯达书法人生》序言中指出:“欧伯达先生和承德其他文化艺术家一起,以各自的精品力作接续了承德的历史文脉,并不断赋予了新的时代内涵。”

  1980年、1981年,欧伯达先后筹组承德市书法篆刻研究会、承德地区书法工作者协会。1984年,承德地区书法家协会筹建,他当选为理事长。1986年,他建立了中国书画函授大学承德分校,在担任校长工作之余,亲自撰写教材文案并登台授课,还在各县区建立辅导站。承德教委为中国书画函授大学承德分校设置了学历文化考试和毕业论文答辩,毕业成绩合格者享受大专待遇,许多学生因此而改变了自己的命运。后来,在欧伯达的提议下,中国书画函授大学总校又在承德试办书法和绘画研究生班,这一“承德模式”成为全国200多个分校的5个标兵学校之一。

  山庄错落十万户铁樵书法几千家

  欧伯达的湖南大弟子、衡阳市书法家协会副主席李云,以金文、大篆名世。谈起恩师,他深情地说:“坎坷的阅历、良好的禀赋、辛勤的汗水与淡泊的品性,成就了德艺双馨的欧伯达先生。他一生与书法相伴,以德艺双馨赢得社会各界的尊重,称得上书法界的一代宗师。他最美好的年华贡献给了承德,而最有价值的艺术生命却在家乡衡阳发扬光大。”

  中国艺术研究院书法博士李逸峰在《书坛称伯者,穷达志于斯——欧伯达书艺论略》一文中总结道:欧伯达先生一生钟情书法,在最艰难的环境中坚守艺术理想,孜孜矻矻,在书艺园地辛勤耕耘70多个春秋。其艺术生涯大致可以分为三个时期:第一时期为55岁前,为蛰居修炼期;第二时期为55岁至63岁,为社会活动期;第三时期为65岁以后,为创作高峰期。

  欧伯达先生是书山上辛勤奔波的老樵客,对书法之道造诣颇深,曾在书论《力是书的生命》一文中谈到:“世间一切万物,力是生命。没有力的作用,生命就不复存在。”我们中国的书法,有许多作品是在几百年前甚至几千年前流传下来的,至今还被人们推崇,亦是其作品本身具有的强大艺术感染力和生命力在起作用。人们在评论这些作品时,总说它写得苍劲、雄强、龙飞凤舞、龙跳天门、虎卧风阁、鹰击长空、兔起鹘落、万壑坠石、一泻千里、强弓劲弩、雄强无匹等,这里所说的劲、强、飞、舞、跳、卧、击、起、落、坠、泻等,都是力的表现。如果书法作品不具备这种力的存在,其所写的字仅是过眼云烟,是绝对不能长久的。”

  孟子云:“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待社会环境转好,欧伯达先生即走出小我、走入社会,热心书法事业,奖掖后学,积极培养人才,堪称艺界典范。流寓承德期间,他多次组织书法展览等活动,积极推动承德地区书法事业向前发展。他在中国书画函授大学亲自授课,提出自己的教学主张。数年之间,他桃李满园,弟子三千,其中很多人后来成为河北书坛的中坚。他在纪念中国书画函授大学成立20周年的诗中写道:“艺苑黉宫不见墙,但凭鸿雁授华章。韶光廿载风和雨,赢得九洲桃李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