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一场另类,丁宝桢如何智杀了西太后最宠幸的心腹太监安德海

图片 5

进剧场,看一场另类“清宫戏”

时间:2015年09月11日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张婷

图片 1

《都是龙袍惹的祸》中,刘守正对“安德海”一角的演绎精准而独到

  “嬛嬛”让“清宫戏”火了一把,而厌倦每天在电视机前追剧的观众,不妨走进剧场,看一出舞台上的另类清宫权欲角力。日前,作为今年爱丁堡前沿剧展的又一作品,编剧潘惠森与导演司徒慧焯首度联手打造,香港话剧团制作、演出的粤语舞台剧《都是龙袍惹的祸》分别与北京和上海的观众见面,故事讲述了同治八年(1869年),西宫总管太监安德海奉慈禧之命,乘船南下广东采办龙袍。他沿途品丝调竹,庆贺生日,放荡招摇,声势赫然。山东巡抚丁宝桢接东宫皇太后慈安、恭亲王奕的手令,缉捕安德海。慈禧闻讯大怒,连呼“发我懿旨”,宣召安德海回京。而丁宝桢接旨阳奉阴违,演了一出“前门接旨,后门斩首”的好戏。

  “历史知道得太多,我们知道得太少,它没有说,或者是懒得说。”谈到这次的创作,潘惠森说:“例如安德海之死,历史当然告诉了我们,安德海死了,死了就是死了,他犯了什么罪,谁斩了他,时间地点全都交代了,这就是历史。而我希望借由这一出‘非典型’的清宫戏,让观众沿着历史轨迹去窥探古今人性,并得到些许启示。”最早的灵感,是源于潘惠森10多年前在报纸专栏上看到的一篇关于“小安子”被斩的故事,文章不长,但其中“前门接旨后门斩首”八个字一下子触动了他。“这句话太有戏剧性了,‘斩’这个动作是很快的,但是前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呢,戏里要写的就是这个。”在他看来,慈禧下旨救安德海,对于丁宝桢来说,接不接这道旨无疑是两难,而对安德海来说,直面生与死的临界点更是充满张力,从中不仅能揭示人性欲望的迷思,更能抓住历史洪流里诡异却有趣的转折点。

  戏剧评论家林克欢总结此剧是“老故事不老”,他说:“在叙述策略上,潘惠森回归故事性,并采用最老土的佳构剧的营构方式。人物分为对立两大阵营:幼主同治、东宫皇太后慈安、奕与丁宝桢为一方;慈禧、安德海为另一方。彼此勾心斗角,剑拔弩张,矛盾层层推进,情节紧紧相扣,末尾丁宝桢日行三百里‘马上飞递’的禀报;奕‘六百里加急’的密函,慈禧‘八百里加急飞递’的懿旨,将全剧一步步逼向接旨与斩首同时进行的极具反讽意味的戏剧高潮。”

  有意思的是,与跌宕的剧情、复杂的人性相对应的是,《都是龙袍惹的祸》的舞台设计极为干净简洁,突出一个“空”字。竖立在舞台中央的梁柱、两扇虎度门以及浮动的中心区,让演员由虎度门出场,配合场景幻变出不同时空。“剧本中有很多层次与味道,本身就极具力量感,所以我极尽克制,力求用最简洁的舞台去成就那种力量。而且安德海身为一个太监,身体是有残缺的,因此他无比空虚,一生都想要去填满,却永远也填不满。那一根梁柱外化了欲望,他要不断向上爬,借此撑住自己毫无凭借、依傍的人生。”司徒慧焯坦言,自己采取类似传统戏台的空间关系和戏曲的表演形式,也给演员的表演带来了更大的挑战。“出场入场都要带着戏曲程式,演员把自己看成是当年的历史人物,又是传统戏台上的戏子。而且台上空空,一切都要靠他们去填充,无论是宫廷的冰冷森严,还是船上的放纵玩乐,抑或是衙门的权力之争,靠的都是演员用肢体和情感来精准呈现。”另外,“浮台”的设计更耐人寻味,时不时微妙地左倾右斜的台面,让演员走在上面跌跌撞撞,不仅为表演添上一抹奇趣异色,又恰好契合了不同人物的心理状态。

  去年的爱丁堡前沿剧展中,有香港话剧团带来的一出《最后晚餐》,其中刘守正饰演的“儿子”让观众印象深刻。此番担纲“安德海”一角,他大过戏瘾,“《都是龙袍惹的祸》这样大开大合的作品,不是很容易能碰到的。在研究角色时,我觉得史实中只有一面倒地提及安德海贪污干政、权倾朝野,却忽略了为何这样一个负面的人物可以成为慈禧身边的大红人。”从这个角度再去揣度剧本,刘守正把角色时而谄媚、时而狂妄、时而又无比绝望的不同侧面表现得层次感十足。以致安德海被拘捕之后,他在台上除去衣衫,毫无畏惧、咄咄逼人地对丁宝桢说:“请大人你摸着良心说,如今满朝文武,有谁不想得到皇太后的欢心?我9岁入宫当差到如今,见尽多少忠臣逆子、王公贵族,每一个都貌似品行端正、清白高洁。但是,丁大人,你知道得最清楚,他们其实每一个都是太监!他们比我安德海更加安德海!”这样鞭辟入里的慷慨陈词,足以让观众丢掉先前的种种固有成见而感到震撼。

  2013年,《都是龙袍惹的祸》一剧首演于香港,去年曾经在北京进行过剧本朗读。对于坚持用粤语进行演出,司徒慧焯说:“粤语的发音有一种音乐性,那种韵律翻译成普通话会大打折扣。而且,表面上的劣势有时反而能转为优势,听不懂的语言会让观众有一种新鲜感,为了要去搞清楚到底在讲些什么,会更加用心、专注。”而全剧末尾,老僧用字正腔圆的普通话念出的一段诗——“南来北往走西东,看得浮生总是空。天也空来地也空,此生渺渺在其中。天地万古常如旧,一生劳碌一场空。日也空来夜也空,来来往往有何踪。日月晨昏常运转,人亡千载影无踪……”除了如导演所说,传达出一种力量感之外,也让观众在熟悉的语言中,品读出剧作更引申一层的意味。

问题:丁宝桢怎样智杀了慈禧太后最宠爱的心腹太监安德海?

回答:

安德海被弄死,丁宝桢只是被推到台面上的人,真正在幕后的是慈安太后、鬼子六,也包括同治帝。

图片 2

明面上看,安德海奉了慈禧的命令出宫办差,各种耀武扬威,被丁宝桢直接拿下,找了些不合祖制的理由,给咔嚓了。很多人把目光定在丁宝桢身上,觉得这个人刚正不阿,敢于弄死慈禧身边的红人,是个牛人!

其实,丁宝桢这么干,是得到了一群人的支持。

丁宝桢抓住安德海之后,立刻派人到京城请示,看怎么处理。但是,丁宝桢没有找慈禧太后,直接把折子递到了同治帝手中。

《清实录》中有记载,同治帝得到消息之后,立刻发了旨意。内容非常值得玩味儿,其中点名了“安姓太监”必须从严惩办!安姓太监是谁,同治帝必然清清楚楚。

他依然明确表示,让丁宝桢、马新贻等人立刻查办,并且仅仅是“令随从人等指证确实,无庸审讯,即行就地正法。”连审都不用审了,直接弄死,可见是早就准备好了。

还不止这样,同治帝怕安德海通过什么手段从丁宝桢手里跑了,还专门强调:曾国藩(时任直隶总督)要抓住安德海立即正法,如果有疏忽,要问曾国藩的罪。


这份密谕抄送各负责官员手中,最后还有一句至关重要的话:无庸再行请旨。

图片 3

(丁宝桢)

就这个“无庸再行请旨”,就是明确告诉所有负责官员,不要再有别的心思,也不要犹豫,立刻弄死安德海!

所以,丁宝桢是得了同治帝的命令,才底气十足的杀了安德海的。

这么大的事情,肯定不是同治帝一个人的主意。这其中必然有慈安太后的意思,她才是当时说话最有分量的人。

慈安和慈禧不同,她做事比较低调,轻易不出来显摆。但是,慈安并非什么都不管,这件事情,也是慈安看到慈禧有点过于张扬了,杀鸡儆猴呢。


不过,真正想杀安德海的,是鬼子六。

图片 4

(奕䜣)

鬼子六,恭亲王奕欣。这位清末最有名的王爷,能力很强,是咸丰帝的亲弟弟,是同治帝的亲叔叔。

辛酉政变要不是有鬼子六的全力支持,两宫太后根本不可能掌权。所以,慈禧对鬼子六的情感是非常复杂的。既真心感激,又心存畏惧。

鬼子六的身份特殊,辛酉政变后完全执掌朝廷大权,不仅是领军机大臣、领总理衙门大臣,还掌管着内务府、宗人府,权势熏天。

正因为如此,权力欲很强的慈禧,打心眼里容不下奕䜣的。安德海的肆意妄为,实际上就是两者之间的一次暗斗。同治帝弄死安德海这件事,直接就交给了军机处发密旨,实际上就是交到了鬼子六手里。

我们回头看看安德海被弄死的过程,就会发现这很可能是一次预谋已久的“斩首行动”。在这之前,丁宝桢应该已经得到旨意,所以才迅速行动,精简流程,用最快的时间弄死了安德海。

安德海实际上是死于权力斗争。

回答:

安德海,慈禧身边的当红小太监,因慈禧撑腰,目无君上、横行无忌,最后被丁宝桢智杀。

丁宝桢,1820-1886,字稚瓒,号十五弗斋,贵州省平远州人。道光二十三年举人,咸丰三年进士,咸丰十年至光绪二年任湖南岳州知州、长沙知府、山东按察使、布政使、巡抚及四川总督。图片 5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