藤田嗣治辞世50周年,不仅是乳白色背景裸女画

图片 13

  原标题:藤田嗣治辞世50周年:并不仅仅是“乳白色背景”的裸女画

2018年,是法籍日本画家藤田嗣治逝世50周年,日本东京都美术馆举办了一场“藤田嗣治展”,这是一次看点满载的画展:不仅藤田画作的代名词“乳白色背景”中的裸女画代表作汇聚一堂,首次在日本展出的画作、迄今较少受到介绍的作品也在展出之列。

  文/陆颖瑶

以此次纪念画展为契机,藤田嗣治的母校东京美术学校(今东京艺术大学)举行了题为“1940年代
致敬藤田”的展览,展出关注藤田画作的而与该校颇有渊源的几代作家的作品,以及近年来外界捐赠的有关藤田嗣治的资料。

  2018年,是法籍日本画家藤田嗣治逝世50周年,日本东京都美术馆举办了一场“藤田嗣治展”,这是一次看点满载的画展:不仅藤田画作的代名词“乳白色背景”中的裸女画代表作汇聚一堂,首次在日本展出的画作、迄今较少受到介绍的作品也在展出之列。

画家藤田嗣治(Reonard
Foujita,1886-1968)生于明治中期,八十多年的人生中约一半时间生活在法国,晚年取得了法国国籍并最终逝世于欧洲。他是巴黎画派(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活跃于巴黎等地的外国画家团体)的一位健将,也以太平洋战争时期的作战记录画知名。2018年正值藤田逝世五十周年,在这值得纪念的时候,受到以法国为中心的欧美多家重要美术馆的协助,展出藤田嗣治绘画事业全貌的大型回顾展《逝世50年纪念|藤田嗣治展》得以在日本东京都美术馆举行。

  以此次纪念画展为契机,藤田嗣治的母校东京美术学校(今东京艺术大学)举行了题为“1940年代
致敬藤田”的展览,展出关注藤田画作的而与该校颇有渊源的几代作家的作品,以及近年来外界捐赠的有关藤田嗣治的资料。

藤田逝世后,很长时间内较少有全盘呈现其绘画事业的展览举行,2006年前后开始陆续举行了大大小小的相关画展。在这种风潮中,此次举行与藤田逝世50周年纪念相符的史上最大规模画展,展出100件以上的精选作品。约20幅藤田代表画作从巴黎的蓬皮杜中心、巴黎市立近代美术馆、比利时皇家美术馆、日内瓦的小皇宫美术馆、美国的芝加哥美术馆等欧美重要美术馆赴日本展出,其中包括首次在日本展出的作品。画展分设“风景画”、“肖像画”、“裸女”、“宗教画”等主题,同时呈现丰富的最新研究成果,希望能重新考量藤田的艺术成就。

  画家藤田嗣治(Reonard
Foujita,1886-1968)生于明治中期,八十多年的人生中约一半时间生活在法国,晚年取得了法国国籍并最终逝世于欧洲。他是巴黎画派(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活跃于巴黎等地的外国画家团体)的一位健将,也以太平洋战争时期的作战记录画知名。2018年正值藤田逝世五十周年,在这值得纪念的时候,受到以法国为中心的欧美多家重要美术馆的协助,展出藤田嗣治绘画事业全貌的大型回顾展《逝世50年纪念|藤田嗣治展》得以在日本东京都美术馆举行。

数年前完成修复的大原美术馆的《舞会之前》、东京国立近代美术馆的《五位裸女》等国内美术馆收藏的代表作,以及蓬皮杜中心、小皇宫美术馆等藏于海外的作品,这些“乳白色背景”中的裸女画汇聚一堂,其中包括藤田的全盛期1920年代的作品。

  藤田逝世后,很长时间内较少有全盘呈现其绘画事业的展览举行,2006年前后开始陆续举行了大大小小的相关画展。在这种风潮中,此次举行与藤田逝世50周年纪念相符的史上最大规模画展,展出100件以上的精选作品。约20幅藤田代表画作从巴黎的蓬皮杜中心、巴黎市立近代美术馆、比利时皇家美术馆、日内瓦的小皇宫美术馆、美国的芝加哥美术馆等欧美重要美术馆赴日本展出,其中包括首次在日本展出的作品。画展分设“风景画”、“肖像画”、“裸女”、“宗教画”等主题,同时呈现丰富的最新研究成果,希望能重新考量藤田的艺术成就。

藤田嗣治曾在东京美术学校(今东京艺术大学美术学部)学习,昭和前期返回日本时多次在位于上野的东京都美术馆展出作品,对他来说,上野可谓是他作为创作者的起点。此次是藤田画作回顾展首次在上野的东京都美术馆举行。

  数年前完成修复的大原美术馆的《舞会之前》、东京国立近代美术馆的《五位裸女》等国内美术馆收藏的代表作,以及蓬皮杜中心、小皇宫美术馆等藏于海外的作品,这些“乳白色背景”中的裸女画汇聚一堂,其中包括藤田的全盛期1920年代的作品。

以此次纪念画展为契机,紧邻东京都美术馆的东京艺术大学(下简称“艺大”)也于7月28日至8月15日在校美术馆举行题为“1940年代
致敬藤田”的展览,主要展出关注藤田画作的而与艺大颇有渊源的几代作家的作品,以及近年来外界捐赠的有关藤田嗣治的资料。参展作家有米田知子、秋本贵透、平川恒太、村田真、笹川治子等。艺大教授野见山晓治的随笔集《四百字素描》(1978)中回忆了1943年9月自己在战时从美术学校毕业前夕,在美术馆见到藤田的《阿图岛决战》时的感想。

  藤田嗣治曾在东京美术学校(今东京艺术大学美术学部)学习,昭和前期返回日本时多次在位于上野的东京都美术馆展出作品,对他来说,上野可谓是他作为创作者的起点。此次是藤田画作回顾展首次在上野的东京都美术馆举行。

图片 1

  以此次纪念画展为契机,紧邻东京都美术馆的东京艺术大学(下简称“艺大”)也于7月28日至8月15日在校美术馆举行题为“1940年代
致敬藤田”的展览,主要展出关注藤田画作的而与艺大颇有渊源的几代作家的作品,以及近年来外界捐赠的有关藤田嗣治的资料。参展作家有米田知子、秋本贵透、平川恒太、村田真、笹川治子等。艺大教授野见山晓治的随笔集《四百字素描》(1978)中回忆了1943年9月自己在战时从美术学校毕业前夕,在美术馆见到藤田的《阿图岛决战》时的感想。

展览海报

图片 2展览海报

展品欣赏

  展品欣赏

图片 3

图片 4藤田嗣治,《咖啡厅》,1949年,油彩、画布,蓬皮杜中心(法国巴黎)藏

藤田嗣治,《两位少女》,1918年,油彩、画布,小皇宫美术馆(法国巴黎)藏

  藤田于1949年3月离开日本,稍后居住于纽约时创作了这幅作品。透过女子背后的窗户,可以看到有着咖啡馆“小玛德莲饼干”的巴黎风格的街角。纤细的黑色轮廓线强调了人物的立体感,同时女子的裙子、皮包、绅士的帽子的黑色的魅力也十分醒目。画家亲手制作的画框上有与“咖啡厅”十分相称的装饰物。

藤田于1910年代末期创作了数幅表现两名少女并排朝向正面的画。少女以黑色眼眸、小巧的口鼻、宽阔的额头为特征,由年岁、发型的差异,可以认为画作有着固定的模特。背景中没有装饰物,而是充满了强调色彩和材质的笔触,展现了朝向1920年代前半期的“乳白色背景”的发展过程。

图片 5藤田嗣治,《两位少女》,1918年,油彩、画布,小皇宫美术馆(法国巴黎)藏

图片 6

  藤田于1910年代末期创作了数幅表现两名少女并排朝向正面的画。少女以黑色眼眸、小巧的口鼻、宽阔的额头为特征,由年岁、发型的差异,可以认为画作有着固定的模特。背景中没有装饰物,而是充满了强调色彩和材质的笔触,展现了朝向1920年代前半期的“乳白色背景”的发展过程。

藤田嗣治,《自画像》,1929年,油彩、画布,东京国立近代美术馆藏

图片 7

1920年代中期,藤田在巴黎迎来了创作的全盛期,此时他频繁地描绘处于画室中的自己。自画像中的藤田留着锅盖头,戴着圆形眼镜、唇上蓄须,戴着耳环,外表十分富有个性,同时画作又活用日本的绘画传统,用独特的乳白色背景产生出个性特色,可以窥见这种塑造画家形象的策略。此画于1929年藤田时隔16年回国之际参加了第10届帝展。

  藤田嗣治,《我的房间,有闹钟的静物》,1921年,油彩、画布,蓬皮杜中心(法国巴黎)藏

图片 8

  在独特的白色背景中用细墨线作画,这是藤田用这种技巧完成的第一幅静物画。本画于1921年参加“秋季画展”(巴黎萨马利丹百货商店赞助举行的画展),次年又参加日本“帝展”(帝国美术院主持举行的画展),成为藤田在祖国的正式出道作品。藤田在位于蒙巴纳斯地区德朗布尔路的画室中摆放个人物品,画出了这幅画。不描绘画室主人而只通过喜爱的用品来象征画家本人,画作令人感受到这样的意图。

藤田嗣治,《挂毯前的裸女》,1923年,油彩、画布,京都国立近代美术馆藏

图片 9藤田嗣治,《自画像》,1929年,油彩、画布,东京国立近代美术馆藏

藤田作于1920年代初期的裸女画中,也有通过与装饰性棉布的对比而衬托出更白皙的女性肌肤的作品。本画中,藤田擅长的描绘能力同时展现在裸女与背景棉布上,精细地画出了法国印花布中典型的、印有富于异国情调的花草纹样的“居伊布”。本画于1923年的杜伊勒里沙龙(1923年成立的法国美术团体)画展参展。

  1920年代中期,藤田在巴黎迎来了创作的全盛期,此时他频繁地描绘处于画室中的自己。自画像中的藤田留着锅盖头,戴着圆形眼镜、唇上蓄须,戴着耳环,外表十分富有个性,同时画作又活用日本的绘画传统,用独特的乳白色背景产生出个性特色,可以窥见这种塑造画家形象的策略。此画于1929年藤田时隔16年回国之际参加了第10届帝展。

图片 10

图片 11

藤田嗣治,《阿图岛决战》,1943年,油彩、画布,东京国立近代美术馆藏(无限期借得作品)

  藤田嗣治,《艾米丽?克莱因-夏多邦的肖像》,1922年,油彩、银箔、画布,芝加哥美术馆(美国)藏

本画借助照片并发挥想象力,描绘了1943年5月北太平洋阿留申群岛阿图岛上发生的美、日两军的战斗。采用三角形结构组合的画面中充满了士兵形象,可以见出画家对于浪漫主义以前的西洋战争画的研究与崇拜。本画可谓是1920年代以后藤田追求大型画面群像表现手法的一个阶段性成果。本画参加了1943年9月的国民总力决战美术展。

  这是藤田1920年代人物画的代表作之一。画中精细地描绘了衣服和沙发的花纹、触感,背景则以银箔覆盖。藤田于1920年代常常在画中使用金箔,而确定使用了银箔的只有本画。画作订购者为当时居住在巴黎的一位富有的美国女子,她也是画作的模特。她是芝加哥人,晚年时将自己的画作收藏捐赠给了家乡的美术馆。

图片 12

图片 13藤田嗣治,《挂毯前的裸女》,1923年,油彩、画布,京都国立近代美术馆藏

藤田嗣治,《争斗(猫)》,1940年,油彩、画布,东京国立近代美术馆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