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古求似晋人风致,朱熹中期书法欣赏

朱熹前期书风是指淳熙六年以前,朱熹在淳熙六年起赴知南康军任是他书法作品创作和书法观念发生第一次重大变化的分水岭。青少年时期的朱熹,在父辈师长的影响下,他的书学思想曾鲜明地表现为:崇尚汉魏以前的石刻文字,一味追求古意;一味追求毫发象似;推崇颜真卿、王安石,注重心正则笔正的书法观。

朱熹中期书风是指淳熙六年至绍熙五年的书法风格。均表现出较为相近的远法王羲之、近绍北宋先贤的面貌,只是前后的个人风貌程度略有浅深之别而已。在书法创作上远溯钟、王法书,兼绍北宋硕儒先贤遗迹;在书法观念上提倡书字时甚敬,反对争出新奇以投世俗之耳目的时风流弊。值得注意的是世传朱熹大字,往往气象森严,仪态端朴,与小字行草书札等相异趣。   
朱熹中期书风是指淳熙六年至绍熙五年的书法。本阶段的朱熹传世重要书迹,从淳熙九年的《赐书帖》、《卜筑钟山帖》,到淳熙十四年的《季夏帖》、淳熙十五年的《任公帖跋尾》,再到绍熙五年的《向往帖》、《秋深帖》、《大桂驿中帖》,均表现出较为相近的远法王羲之、近绍北宋先贤的面貌,只是前后的个人风貌程度略有浅深之别而已。此外,值得注意的是世传朱熹大字,往往气象森严,仪态端朴,与小字行草书札等相异趣。

图片 1

图片 2

朱熹书法欣赏【城南唱和诗卷】1

朱熹书法作品欣赏【卜筑钟山帖】1

   
朱熹书法作品《奉同张敬夫城南二十咏诗卷》,可以说是集中体现朱熹前期书法成就的代表作。该帖俗多误称《城南唱和诗卷》等,内容为朱熹亲书自作和湖南长沙老友张栻(字敬夫)之诗五言二十咏,诗见《晦庵集》卷三。因本帖未署所书年月,且历代书学论著也多为涉及,故今人多有误考。笔者曾对之作出了较为详尽的考辨,并认系本帖当系朱熹在淳熙元年(1174)秋末冬初所书。

   
对于朱熹完成在这一时期的传世书作,后人曾有以下的评述:余尝游匡庐,至白鹿书院,周览古迹,见(朱)文公先生所书“贯道”之桥、“风泉云壑”之亭及“白鹿洞”等题扁,鑱诸石上,宇径尺余,笔力苍古,气象方严,自然令人悚敬。及归,阅家中旧藏文公与芗林向氏书尺,清劲温润,如瑶台春晓,珠光玉华,又自不同。乃知先贤道德充积,精英之发,无施而不当也。宽伏读(朱)文公《与时宰二手札》,大儒君子恬静刚正之气,数百载之下犹充溢纸墨间。

   
朱熹《城南唱和诗卷》帖凡64行,共462字。首题“奉同敬夫兄城南之作”。末款“熹再拜”。钤白文“朱熹之印”。此诗卷是朱熹为和张栻城南诗20首所作。张栻,字敬夫,号轩,张浚之子、宋代著名学者。居谭州(今长沙)。构城南书院,城南有风景20处、故题诗20首。朱孝宗乾道三年(1167年)八月,朱熹与张栻在谭州(今长沙)游历城南胜景,其间有许多应酬唱和的诗作,城南唱和诗应该就是这一时期的作品,和诗一共二十首,描绘了城南风光二十景。时年朱熹38岁,此诗卷书写年代则较晚。

图片 3

   
朱熹《城南唱和诗卷》书法笔墨精妙,萧散简远,笔意从容,灵活自然,无意求工,而点画波磔无一不合书家规矩,韵度润逸,苍逸可喜,是朱熹书法代表作,为朱熹传世佳作。

朱熹书法作品欣赏【卜筑钟山帖】2

   
朱熹《和敬夫先生城南二十咏》,字法俊逸,大有晋人风致;而诗之清远,亦非宋人所能及。

 

   
明陆简《朱熹城南唱和诗帖跋》云:“紫阳夫子平生讲道之功日不暇给,而于辞翰游戏之事亦往柱精诣绝人。评书家谓其书郁有道义之气、固耳。”

   
淳熙六年(1179)三月,朱熹知南康军来到江西,淳熙八年(1181)三月离任,在职整整两年。期间,朱熹似乎以复兴文化为主要政事,以庐山为中心展开了一系列的学术文化和书法活动,并在此基础上大力提倡北宋儒学和褒扬北宋硕儒的书迹。

图片 4

图片 5

朱熹书法欣赏【城南唱和诗卷】2

朱熹书法作品欣赏【秋深帖】1

   
对于本卷书法,元、明、清三代人在各自的题跋、著录中多有论及,兹按时间先后择录以下数条,以见一斑:右晦庵先生真迹,笔精墨妙,有晋人之风。大贤无所不能,固非可一艺名也。

   
这一时期,在以下题跋中得到了充分的阐述:熹年十八九时,得拜徐公先生于清湖之上,便蒙告以“克己归仁”、“知言养气”之说。时盖未达其言,久而后知其为不易之论也。
来南康,得杨君伯起于众人中,意其渊源之有自也。一日,出此卷示熹,三复恍然,思复见先生而不可得,掩卷太息久之。康节先生邵公手书《戒子孙》语及《天道》、《物理》二诗,得之芗林向氏。刻置白鹿洞之书堂,以示学者。右伊川先生与莆田方君元寀道辅帖。后一帖乃嘉祐二年语,时先生年才二十有五尔。真迹今藏道辅曾孙友陵家。

   
紫阳夫子平生讲道之功日不暇给,而于辞翰游戏之事亦往往精诣绝人,评书家谓其书郁有道义之气,固耳。今观吾乡沈方伯时旸所藏《和张宣公城南杂咏》手迹,词皆冲口而得,字亦纵笔所书,榘度弛张,姿态逸发,虽晋唐诸名家未易比数。

图片 6

   
写本卷时,朱熹四十五岁。详察本卷书法,迹近颜鲁公《鹿脯帖》,意在蔡襄、王安石、胡安国、张浚之间,笔墨丰腴而能字法俊逸,形态自发而无仿效痕迹,实已初显自家风致,心中郁勃之气俨然跃于笔端。然而与其五十岁以后的作品相比,自家风致仍略显不多。尽管如此,仍不失为南宋书法史乃至中国书法史上的一件名作,更是朱熹中年时代的“响唱”。

朱熹书法作品欣赏【秋深帖】2

图片 7

   
淳熙七年,朱熹在南康见到了他自青少年时代就已景仰的欧阳修《集古录跋尾》真迹四纸,并为之作了跋,表现出对欧阳修书法的推崇之情:“欧阳公作字如见其文,外若优游,中实刚劲,惟观其学者得之。”淳熙九年三月,朱熹再次在会稽王顺伯处见到了欧阳修《金石录序》真迹并为之作一跋;淳熙十二年四月,再出一跋。这样一而再、再而三地对欧阳修《集古录跋尾》书迹进行题跋,恐怕不仅仅是限于学术一途吧。

朱熹书法欣赏【城南唱和诗卷】3

图片 8

   
从以上诸评中可以看出,历来对朱熹此卷的褒扬,多着意于诗和字两方面,同时更上升到朱子之学、夫子之道这一高度。确实,朱熹为南宋一代道学领袖,其书法一艺实为暇事之游戏。但朱熹能得书法史上“南宋四家”之誉,实也归功于他在书法创作上能得“晋人风致”和“晚乃成家”。   
朱熹前期书风是指淳熙六年以前。根据对朱熹传世书迹和文献著录所作的考察,可以确定,朱熹在淳熙六年(1179)起赴知南康军任是他书法创作和书法观念发生第一次重大变化的分水岭。青少年时期的朱熹,在父辈师长的影响下,他的书学思想曾鲜明地表现为:(一)崇尚汉魏以前的石刻文字,一味追求“古”意;(二)爱好书法,一味追求“毫发象似”;(三)推崇颜真卿、王安石,注重“心正则笔正”的书法观。

朱熹书法作品欣赏【大桂驿中帖】1

图片 9

   
紧接着,淳熙八年(1181)十二月朱熹任提举浙东常平茶盐公事,次年九月离任。这一趟来浙东,对他的书法创作和书学思想的促进作用是影响巨大的。浙东之行,朱熹不仅考察了书法圣地“兰亭”,而且大量获观了钟繇、王羲之等人的法书名迹,打开了书法上的眼界,从而把自己在书法上的取法对象直接定位到晋唐名家名迹上。朱熹传世书迹中书于淳熙九年和十年间的《卜筑钟山帖》、《所居深僻帖》等,无疑是这一取法的最佳反映。

朱熹书法欣赏【城南唱和诗卷】11

图片 10

   
以上三点,对朱熹书法创作的发展与书学思想的成熟来说,是既有积极意义上的一面——早期“求古”、“求似”的取法倾向,为他后来的发展打下一个坚实的基础;同时也产生了消极的一面——早年的一味求古、求似的价值取向,不仅限制了自己的眼界,也一度影响了自己在书法上取得某种成功的信心。好在这种现象在后来随着学识的增长和思想的成熟,得到了有效的纠正与完善。

朱熹书法作品欣赏【大桂驿中帖】2

图片 11

   
这一时期,朱熹对刻帖中的钟繇、王羲之法书可谓推崇备至:《力命表》旧惟见近世刻本,今乃得见贞观所刻,深以自幸。然字小目昏,殆不能窥其妙处,又愧其见之晚也。他日见右方诸公,当请问焉。又未知其所见与予果如何耳。新安朱熹观王顺伯所藏《乐毅论》、《黄庭经》、《东方赞》,皆所未见,抚叹久之。淳熙壬寅上已,饮禊会稽郡治之西园,归玩顺伯所藏《兰亭叙》两轴,知所谓“世殊事异,亦将有感干斯文”者犹信。及览诸人跋语,又知不独会礼为聚讼也。附书其左,以发后来者之一笑,或者犹以笺奏功名语右军,是殆见杜德机耳。

朱熹书法欣赏【城南唱和诗卷】4

   
自浙东任上罢归建阳后,朱熹又在八闽之地,先后获观当地世家所藏蔡襄、苏轼、朱敦儒、喻樗、黄庭坚、米芾等人的法书和先贤范仲淹、程颐、杨时的墨迹,详可参见《晦庵集》卷八二中的相关题跋。也正是在从政六地、出游四方,使得朱熹有机会饱览各地胜境,考察先贤遗踪,结交时代俊彦,极大地丰富了人生阅历和充实了学术内涵,并在此基础上初步完善了自己的书法价值取向:在书法创作上远溯钟、王法书,兼绍北宋硕儒先贤遗迹;在书法观念上提倡“书字时甚敬”,反对“争出新奇以投世俗之耳目”的时风流弊。对此,朱熹这样说: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