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说言不由衷的话不做山寨人艺,大学生戏剧节走出象牙之塔

《一楼罗密欧,二楼祝英台》、《评选戈多》、《禁止呐喊》、《悼亡剧场》、《阿Q反传》、《一条线上的七个犹太小孩》……这些充满激情创意与青春智慧的戏剧汇聚在京城只为了一个目的——“大戏节”。近日,第十届“金刺猬大学生戏剧节”在北京9剧场青春登场,这一在激情夏日让人疯狂的演出品牌由北京戏剧家协会、北京9剧场主办,宽友(北京)文化交流有限公司、北京贸联嘉盛国际会展公司协办,从全国62所大学的72个剧社的90部作品中脱颖而出的19个剧目,无所顾忌地带着刺猬的犀利与锋芒呈现在观众面前。为期半个月的演出有舞台狂欢,更有黯然感伤,但即将于下周一落幕的“大戏节”所带来的话题却将一年一年传递下去……

2006年第六届大学生戏剧节自8月11日开幕以来,全国76所院校的32出剧目在北京这一主会场轮番上演。大戏节虽因经费原因举步维艰,但在主办各方的努力下,今年的大戏节仍如期举行。大学生们自己创作的好戏在北京人艺小剧场、国话小剧场及东方先锋剧场三个剧场陆续登台,《等待戈多》、《罗密欧与朱丽叶》等对经典的重新演绎,《辛迪·蕾拉》、《“人民公敌”事件》等新创剧目浓郁的生活气息,均引起了大学生们的浓厚兴趣,在京掀起了一股观剧热潮,并得到了专业戏剧工作者的关注与肯定。
从自我陶醉到贴近生活
大学生戏剧节今年已是第6年。在以往的大戏节上,观众指出参演剧目脱离生活,或在封闭的舞台上着重情绪的宣泄而剧情空洞,或注重形式的怪异而晦涩难懂,让人感觉年轻的剧作者们只是在自我陶醉而忽视了身边丰富多彩的生活。今年大戏节的剧目却令人欣喜,许多作品非常清晰地呈现现实生活的多种面貌,贴近实际地反映大学生的喜怒哀乐。如浙江大学黑白剧社的《辛迪·蕾拉》,以一名女研究生与一只流浪猫的故事,展示了孤独、迷失与寻找的主题。此外,上海理工大学江畔剧社的《寝室故事》、北京盛基艺术学校的《我和我的野蛮老师》、首都经贸大学边缘剧社的《剧场制造》、北京林业大学之洋剧社的《如果是喜剧》等,均再现了校园内外大学生们丰富多彩的生活。最有代表性的是南京大学的《“人民公敌”事件》,这部戏以一群年轻人排演易卜生的《人民公敌》为线索,以戏中戏的结构,讲述了他们力图以演出《人民公敌》为契机,参与到家乡治理淮河污染的现实中,但在排演的过程中,他们不断受到干扰,现实与剧情惊人地相像,令人感慨万分。
今年大戏节的演出除了三个小剧场外,还设立了中国传媒大学分会场,演出《最期之诗》、《神曲》等10出戏。同时还推出“戏剧进社区”活动,中国传媒大学南京广播学院戏剧社的广场剧《罗密欧与朱丽叶》深入街道社区,把莎士比亚的经典剧作送到老百姓身边,这使以往只在圈内自娱自乐的大学生戏剧走向社会,从而拥有了更多的观众。
令专业戏剧人刮目相看
虽然大学生戏剧与专业剧团排演的戏剧相比还有一定差距,但今年大戏节,年轻的大学生们却以较强的戏剧结构能力和丰富多彩的舞台表现,令专业戏剧人士刮目相看。
《记忆拼图》看上去像是五颜六色的琐碎图案构成的拼图,但随着戏剧的进展,那些零碎的图案最终都指向了一个场景与一个方向,像滴水最终汇成了河流,巧妙而灵活。《禅先生》增加了戏曲的元素,同时在结构上保持其“不破不立,边破边立”的独特韵味。《如果是喜剧》看上去不过是集合了日常校园生活的点点滴滴,但力图通过多声部朗诵、默剧、游戏等表现方式再现丰富的校园生活与复杂的人物情感。
《镜子·女人》以独角表演为主体,并与雕塑相配合,构造了舞台表演的新空间。著名导演、国家话剧院副院长王晓鹰和以执导探索戏闻名的孟京辉对此都给予了很高的评价,认为大学生们想象力丰富,手法多样,对专业戏剧工作者是不小的启发,另外青年戏剧爱好者对戏剧的那种发自内心的热爱和真诚,对排戏过程中每一个环节的认真和执著,以及对社会问题有深度的思考和反映,有时是专业剧团所不及的。他们认为,和制作经费捉襟见肘、却颇有思想内涵的大学生戏剧相比,专业剧团花费不菲的剧目却没有达到应有的艺术效果,这是值得专业人士思考的。
成为培养人才和观众的途径
大学生戏剧节水平虽非一流,但对戏剧事业和整个文化事业的发展有着重要的意义。北京市剧协秘书长杨乾武认为,大戏节的举办有助于为戏剧事业培养、积累观众,6年来,通过演出、报道以及“戏剧进社区”等活动,大戏节的影响不断扩大,观众不断增加,这些观众今后很可能成为戏剧爱好者或戏剧观众。他还指出,大戏节为大学生们提供了一个展示才华的机会,是为戏剧事业培养人才的途径之一,他们当中的佼佼者现已成为戏剧界的新秀。如执导今年大戏节开场戏《等待戈多》、有“戏剧鬼才”之称的青年导演顾雷参加过三届大学生戏剧节,《沃伊采克》、《瞎子和瘸子》、《最卑贱的职业——擦屁股的》等都是他曾经在大学生戏剧节上推出的作品。今年8月在保利剧院上演的大型奇幻童话剧《福娃》的导演邵泽辉,曾经在第二届大戏节执导了《费加罗的婚礼》和《小彼岸》。(本报记者 苏丽萍 通讯员 王烁)2006-08-20

用戏剧进行有逻辑的思考表达意图大声疾呼

■着迷于天马行空的表达方式

虽然第一次参加大戏节,但是中国海洋大学海鸥剧社却是此次参赛大学剧团中成立时间最早的。1931年“九一八”事变爆发,国立青岛大学由校地下党领导组织179名学生请愿团赴国民党所在地南京请愿,要求抗日。行动失败后,地下党组织成立了海鸥剧社以文艺形式唤起民众、宣传抗日。79年风雨历程后,戏剧传统犹存。如今的海鸥剧社,定期招募新同学,社团常驻演职人员40名,编导10名,剧务10名。每学期在校内举行“话剧周”,期间,两个校区将上演风格迥异的八部戏剧。

“《评选戈多》是讲述当代大学生在理想和现实中挣扎的三幕先锋剧,残酷又绝望”,该剧导演、来自中国海洋大学2007级新闻学专业的郭意达如是评价。“剧中,新任院学生会主席、二年级学生库卡,上届主席三年级学生普罗米,大一新生、班长里多三人进行每年一度的‘评选戈多’活动,三人在争论与投票中轮回。而戈多,即意味虚伪麻木被社会磨灭了理想的人。”

今年考入中央戏剧学院导演系的郭意达,在海鸥剧社屡有演出,也牛刀小试导演了《油漆未干》、《太阳升起的地方》、《海之魂》等剧目。“话剧于我而言的最大魅力就是内心想法得以借助舞台表达和实现。”在郭意达看来,虽然新闻和戏剧都是对社会和人的关照,但戏剧的肆意想象力和天马行空的表现方式让自己更为着迷。

天津音乐学院戏剧影视系表演专业的《悼亡剧场》缘起于小时候被关在已经下班的商场,于是玩了一夜第二天早上开门才出去。在这出戏中,剧中人也被关在了已经下班的剧场,所不同的是,这个剧场一关就没再打开过。全剧有青春校园也有恐怖心理,很多观众是从头到尾一直在流泪。

在编剧孙晓星看来,“专业剧团有责任,因此担子重,所以他们排一出戏会思前想后做市场调研,但学校则不同,仅仅凭借着‘相信’就能去做。我们一直觉得当别人说你幼稚时,其实是在夸你。”同其他很多剧社仅仅靠学校微薄的资金支持外,他们的运作方式足以令人羡慕,公司投资运作,剧目创作完成后会在天津进行商演。

■改变抱怨之后践行的绵软无力

在今年的演出剧目中,四川大学编导系带来的《禁止呐喊》尤为吸引评委会关注。只有两个男演员撑满全场,《禁止呐喊》的秘密武器为何?该剧编剧兼导演、广电编导系大三学生曹阳认为:是“真诚”、“生活”、“有趣”和“责任”。

“嘿,对,就是你,你人生的脚步也太快了吧?有没有时间像这两个兄弟一样调侃现实的荒诞,对抗生活的不公,不顾一切追求理想。”在《禁止呐喊》的宣传册上,剧情简介一栏如此开篇。两个从小一起成长的朋友携手走过小学、中学、大学,走入社会经历买房、拆迁、恋爱等成年人共有的悲喜,对美好的渴望驱使两兄弟一路寻找生活的症结和出口。

在曹阳看来,《禁止呐喊》的前半段“就是一个纯喜剧”,“因为从学校生活讲起,我们所有主创最熟悉的也是校园生活,所以你可以看到例如最不好用的校园网、永远晚点不会提前的校车、排队排队再排队的饭卡充值。”只不过,对于这些最琐细、最生活甚至有点恼人的片段,曹阳用他钟爱的搞笑方式呈现出来。“如果说评委老师们认为这个戏还不错,我想我们真诚的从生活中感受,然后再用创意表演出来是原因之一。”曹阳说,入大学后,他就一直琢磨着记录学校里有趣的点滴,铆着劲写这个剧本。

“在戏的后半段,禁止呐喊四个字适合概括我们的表达意图”,曹阳认为,理想与实现的间隔、欲望与满足的鸿沟难以消弭,敏感的大学生团体迅速捕捉缺口并且大声疾呼,但是群情义愤的职责与抱怨之后,理性反思与务实践行却绵软无力。“我们不缺虚张声势,我们急需有逻辑的思索,急需做实事。”

■戏剧能为世界做什么?

在商业文化盛行的忙碌之都香港,有那么一群灵动的青春生命渴望与世界对话。每年三到四月,来自香港九所大学的剧团便汇集在政府提供的一座小剧场里进行年度联合汇演。没有评委点评,也不设任何奖项,更无关注的闪光灯,清冷外场并未带凉为话剧狂欢为理想高歌的内心火热。其中,香港中文大学的中大剧坊就是这场名为“香港大专戏剧节”的常客。2009年推原创作品《顾城之死》、2010年演《我们的美好非洲时光》,每年一支团队一部新戏的中大剧坊今年携改编剧目《一条线上的七个犹太小孩》受邀来到大戏节碰撞花火。

《一条线上的七个犹太小孩》将英国女性主要剧作家卡里尔·丘吉尔的作品《七个犹太小孩》与香港话剧团现任艺术总监陈敢权代表作《一条线》合二为一,在“戏中戏”的架构前端,一个无名戏班上演了探讨巴以冲突、和平与战争话题的短剧《七个犹太小孩》;后端,回到后台的戏班收到下次演出剧本《一条线》,伴随他们玩闹试读,一个小游戏演变成一发不可收拾的生死之搏。今年毕业于香港中文大学翻译系、即将任职于香港儿童木偶剧院的罗颖妍将编剧、导演揽作一身,“我们在思考,戏剧能为这个世界做什么”。“通过电影、书籍等资料我们清楚了巴以冲突的来龙去脉,我们看到了这个为利益角力的世界正在饱受战争的侵蚀”,这部戏剧最终能改变什么改变多少,“我无法得知,只是我们寄望沟通、理解与改变。”

戏剧只是校园内的美好回忆毕业后的英雄梦想

■迫于生存压力无法将戏剧当做职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