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健刚劲秀雅恬静朴拙清新,弘一法师手迹展在浙江美术馆隆重举行

图片 7

李叔同多才多艺,书法、篆刻、诗文、词曲、话剧、绘画、音律,无所不能。李叔同书法与人生一样走过了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为雄而健,刚劲厚实,这是受北碑的影响;第二个阶段为秀而雅,碑帖相融,欲放还收,写出笔意的雅趣;第三个阶段为淡而清的演变过程,这也原于李叔同进修梵行的精深,所以诗有平淡、恬静、冲逸之致也,用笔轻慢,行气疏朗,左右上下却呼吸相通,融为一体,给人一种松而不散、秀而不滑、肃穆高古、宁静淡远的佛家气象。

图片 1

   
李叔同书法前期脱胎魏碑,体势较扁,笔势逸宕灵动。后期则融人楷意,体势变方,自成一家,冲淡朴野,温婉清拔。在后来到出家后的作品,字体又呈修长清邃之态,有股超凡的宁静和云鹤般淡远的气息。如他自我表白的那样:“书人之字所示者,平淡、恬静、冲逸之致也。”这是绚烂至极的平淡、雄健过后的文静、老成之后的稚朴。

图片 2

图片 3

“君子之交,其淡如水。执象而求,咫尺千里。问余何适,廓而亡言。华枝春满,天心月圆。”这是弘一法师弥留之际写的偈语,昭示了弘一法师的大爱情怀。在法师诞辰132周年,逝世70周年之际,浙江美术馆联合温州博物馆、平湖李叔同纪念馆共同举办“天心月圆——弘一法师手迹展”,展出手札、书法作品150余件,以缅怀这位杰出的艺术巨匠和一代高僧。

李叔同书法作品1

他自幼博览群书,涉猎甚广,年少才盛,旧学新知一应俱全。1898年,在上海加入“城南文社”,所作诗文为同人之冠,并与文友许幻园、袁希濂、蔡小香和张小楼等结金兰之谊,号称“天涯五友”。曾组织“海上书画公会”,入上海南洋公学特班,受业于蔡元培先生。

   
李叔同入佛门称之为弘一大师,其在出家前书法多以北魏龙门一派的,尤喜以张猛龙笔意,落笔重在神趣。其深厚的书法也原于早期其遍临了《石鼓文》、《峄山碑》、《天发神谶碑》以及《张猛龙碑》、《爨宝子碑》、《龙门二十品》等,真草篆隶兼涉足。他在上海编《太平洋画报》时,以隶书笔写英文莎士比亚墓志,与苏曼殊的画同刊于《太平洋画报》,时人誉为“双绝”。

李叔同对中国近代艺术教育贡献卓著。经他培养或受其熏陶而成为一代艺术人才有刘质平、丰子恺、潘天寿、吴梦非、曹聚仁、李鸿梁等。1914年,他开设裸体写生课,成为中国使用裸体模特进行美术教学的第一人。

   
为了阐明他出家前后的书风蜕变,一般都引用普陀山印光法师看了弘一抄写的经书后回信中的一段话:“写经不同写字屏,取其神趣,不求工整。若写经,宜如进士写策,一笔不容苟简,其体须依正式体,若座下书札体格断不可用。(弘一对印光法师非常崇敬,此话对改变弘一的书风确实起到了关键作用。)马一浮也曾在弘一书《华严集联》的跋语中写道:“大师书法,得力于张猛龙碑。晚岁离尘,刊锋落颖,乃一味恬静,在书家当为逸品。”后来弘一在给一位叫堵申甫居士的信中谈到自己书法的转变时说:“拙书尔来意在晋书,无复六朝习气。一浮甚赞许。”马一浮无论在书道、佛学上都被弘一引为知己,所以对一浮的赞许,弘一颇为高兴。

1918年正月十五日,李叔同皈依佛教,法名演音,号弘一。同年农历七月十三日正式出家。出家后广播佛种,尤其在振兴南山律宗事业上成就卓著,被佛教界誉为振兴南山律宗的第十一代祖师,并被尊称为弘一大师。

图片 4

1942年10月13日,于福建泉州圆寂,临终前写下“悲欣交集”绝笔。

李叔同书法作品2

他的书法早期深受北朝碑版影响,雄强清劲。晚期形成典型的
“弘一体”——用笔简明,笔意宁静,疏朗得体,形成独有的神采,充满了超凡的意趣和云鹤般的淡远。恰如他自己所言:“朽人之字所示者,平淡、恬静、冲逸之致也。”
这种独创的“弘一体”使他成为一名名表书史,驰誉后世的一代大师。

   
在入佛门的时候的书法,其摒弃前学,重新开始,并独创一格,成就了他蕴藕有味、清新超脱且带有禅意的别致书风。李叔同书法如其人生一样,也经历了三个阶段,就像刘一闻先生在一篇《弘一书法境界:从不卑不亢到淡泊宁静》的文章所概述的:早期受北碑的影响,弘一的书法写得非常的刚劲厚实,中期他以碑帖相融,欲放还收,写出笔意的雅趣;后期由于弘一法师进修梵行的精深,在这影响下书法愈至晚年,愈是字字清正,给人以一种不食人间烟火之感,和由此而生的天籁境界。总的概述为“前期雄而健、中期秀而雅和晚年澹而清的个衍变过程。”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会唱歌的中国人,大多数都会唱弘一法师的这首《送别》。10日下午,在浙江美术馆“天心月圆——弘一法师手迹展”的开幕式上,来自杭州高级中学的10位学生用一曲小合唱《送别》为展览拉开序幕,用年轻人自己的方式来纪念老校友,也诉说着这位现代中国著名的艺术家、艺术教育家与杭州的无尽缘分。“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一瓢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意境幽远的歌词仿佛也不仅仅是朋友之间挥手相送的骊歌,而是李叔同即将告别红尘、弃世出家的“前奏曲”。

图片 5

弘一法师1880年生于天津,祖籍即是浙江平湖。1911年3月,时年31岁的李叔同先生从日本留学回国,翌年秋,就在杭州任浙江省两级师范学校(1913年改名为浙江省立第一师范学校,现杭州师范大学及杭州高级中学的前身)图画手工专修科西洋画及美术史教员,兼教音乐,创作了《送别》、《春游》等歌曲。今天,杭州高级中学门前的草坪上,学校第一任校长经亨颐身边,“站”着两位名人,一是鲁迅,另一位就是李叔同。而杭州师范大学今天的校歌也沿用了由夏丏尊先生作词,李叔同先生谱曲的《浙江省立第一师范校歌》。

李叔同书法作品3

图片 6

   
对于弘一大师的晚年书法,也有着争议,有评论者认为是无节奏变化、无情绪波澜,虽澈明净,但毕竟寡淡如水,何来艺术可言?然而,这正是弘一的高明和他人难以企及之处。艺术如果在强烈的意识前提下而创作,那终究还不能算是最高境界。弘一法师从来不认为自己是艺术家,他虽然时常写字送人,但多为弘扬佛理。以字结缘。对自己晚期的书风,他曾在给友人的信中解释道:
写字时皆依西洋画图。
案之原则,揭力配置调和全纸面之形状。于常人所注意之字画、笔法、笔力、结构、神韵,乃至某碑某帖某派,皆一致拼除,决不用心端厚、故朽人所写之字。作一图案观之则可类。

图片 7

图片 8

[1][2][3][4][5]下一页

李叔同书法作品4

   
李叔同把中国古代的书法艺术推向了极致,“朴拙圆满,浑若天成”是其书法上的特点,鲁迅、郭沫若等现代文化名人以得到大师一幅字为无上荣耀。弘一大师是第一位对传统书法审美观进行革新的艺术大师,他的书法称古今绝无的“弘一体”。他将中国书法艺术别开生面依西洋画“形象”美学理念表现,并用佛教静观法打破传统元气论以动态气势美学作为书法的本体论基础,开启了新的书法审美道路。

   
李叔同篆刻也可谓独树一帜。他早年治印从秦汉入手,兼攻浙派。治印赏印论印,是终其一生未曾放弃的癖好。他在给友人的信中提道:“刀尾扁尖而平齐若锥状者,为自意所创。锥形之刀,仅能刻白文,如以铁笔写字也。扁尖形之刀可刻朱文,终不免雕琢之痕,不若以锥形刀刻白文能自然之天趣也。中年将平生篆刻作品和藏印赠与“西泠印社”。该社为之筑“印冢”并立碑以记其事。”李叔同近代篆刻事业的弘扬上做出了很大的贡献,其亲自发起成立了继“西泠印社”之后的又一印学团体——乐石社,定期雅集,并编印印社作品集和史料汇编。这也是在近代篆刻史上领风气之先之事。

图片 9

李叔同书法作品5

   
李叔同中年遁人空门,精研律学,弘扬佛法,广结善缘,普度众生,秉持文艺应“以人传文艺,不以文艺传人。成了“南山律宗”一代高僧,他的人生是真正的绚烂之极归于平淡。中国僧俗两界闻名于世弘一法师是一个做人、做事都严肃认真、一丝不苟的人,也正因为此,所以他能学什么像什么,并且成就什么。而且,他把每一件事都做得非常彻底。在绘画、戏剧、音乐、书法等诸项艺术领域中,不但均有着极高的造诣,甚至还都有着里程碑式的贡献。在当教师时,培养了如刘质平、丰子恺等优秀的艺术家。

图片 1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