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法魏晋空灵舒朗恬淡自适,明代书法

图片 1

王宠书法擅小楷、行、草,其小楷学钟、王,出入虞、褚间,行书疏秀出尘。小楷取法魏晋,有着二王风华俊丽、遒逸疏爽之姿,又具初唐时期虞世南的气秀色润、外柔内刚之气,文徵明后推第一。浸淫于钟、王,道正功深,书风趋于端庄古雅。由于其心境旷达,在吴门诸子中,他的书法之趣味尤高,笔下无狂怪之病,点画、结体皆有来处,字势开阔正大,无琐小习气。     
王宠在书法上尤善行草,精小楷。书法取法魏晋,有晋人恬淡之趣,初学虞世南,得其疏雅,运笔涵蕴,不露锋芒。后宗“钟王”,得钟繇书法古朴。再学王羲之端庄,王献之而能以拙取巧,自成新意。观其行草及小楷,疏朗空灵,皆不与时人同。形成了用笔圆润超逸、行笔凝重、以拙取巧、疏朗萧散的艺术风格。王宠的书法在当时及后世都得到了极高的评价。与祝允明、文徵明并称为吴中三家。具有深厚的书法传统渊源的吴门地区,是孕育和造就书法家的名城,其吴门书派也孕育了王宠。

图片 1

图片 2

王宠《行书西苑诗》卷 纸本 行书 25×235cm 天津博物馆藏

王宠书法作品欣赏1

附原书说明:
王宠(1494-1533年),字履仁,后字履吉,号雅宜山人,人称“王雅宜”。长洲(今苏州吴县)人,生于明孝宗弘治七年(1494年),卒于明世宗嘉靖十二年(1533年)。王宠天资聪颖,但命运多舛,为邑诸生,屡试不利,最后才以贡生入太学,故人也称“王贡士”。他年轻时受业于与文徵明齐名的蔡羽门下,却能青出于蓝。他学习极为刻苦用功,在石湖读书习字二十年,非探亲不进城。也许王宠的天性不善科举制度之策论,而善自由放纵之艺术,他仕途上的不济,恰恰赢来了艺术上的丰收。他工诗文书画,兼擅篆刻,与祝允明、文徵明并称于世。
王宠的书法有晋人恬淡之趣,初学虞世南,得其疏雅,运笔涵蕴,不露锋芒。再学王献之而能以拙取巧,自成新意。观其行草及小楷,疏朗空灵,皆不与时人同。王宠的书法在当时及后世都得到了极高的评价。《三吴楷书跋》称其正书:“始学虞世南、智永,行书法大令王献之,晚节稍稍出己意,以拙取巧,合而成雅。婉丽遒逸,奕奕动人,为时所趋,几夺京兆(祝允明)价。”《明史》称:“行楷得晋法,书无所不观。”明何良俊《四友斋丛说》云:“衡山(文徵明)之后,书法当以王雅宜为第一。盖其书本于大令,兼之人品高旷,故神韵超逸,迥出诸人之上。”邢侗曾称他:“履吉书元自献之出,疏拓秀媚,亭亭天拔,即祝(允明)之奇崛,文(徵明)之和雅,尚难议雁行。”他的这种独特风格也受到蔡羽的影响,不过他比其师更静,也更有晋人情趣,因此格调也更显得高古。王樨(稚)登云:“先生书如春云出岫,天矫变化。视世间肥笔溷墨,真牧猪奴杖篓画沙耳。”当然在众多的好评中,也时有少数非议者。莫是龙曰:“多险晋,全无右军体”、“虽烂然天真,而精气不足。”谢肇溯(浙)云:“王(宠)书媚而无骨。”这恐怕是他们未能理解他自创新貌,不愿步右军后尘的真正意图吧,这些非议都不能降低王宠在书法史上的地位。今人熊秉明先生认为:“王宠的楷书最惹眼的特点是笔画之间的结构脱落,空间侵入字内。批评者也许可以说松懈、柔弱,但其长处也正在疏淡、空灵。许多笔画只写出一半,笔画之间不相接搭,似乎笔画与字体都方在萌生,或者将入云烟迷离的空间中去。”(《中国书法理论体系》)明汪珂玉《珊瑚网》论其书“自一种风度,而白雀寺临殁之笔尤奇”。
该卷《西苑诗》,取法献之、虞世南笔意,但善于掺拙,做到了巧而不媚,流畅而不浮滑;用笔清劲秀雅,温润含蓄,不激不厉,技巧动作的表达非常细腻、精巧,变化极其微妙;结体安排精巧流走,法度、情性俱在,有些地方还流露章草遗韵,更显高古蕴藉;整个气息落拓不羁、遒劲萧疏,在沉静、收敛之中反而更具一种内在的张力。诚如清黎惟敬所赞颂的那样:“晋人真迹,世所罕见。所传者,仿书耳。诸体混淆,若出一手,不辨其为谁也。近世吴人王履古氏独能追踪大令,萧散俊逸,复出流辈,虽不见晋人书,知其为绝艺也。”

   
王宠书法上的成就是受身边书家影响,突出表现在祝允明的古朴和文徵明的清秀。其在书法继承优秀传统基础上更讲求形式美和抒发个人情怀,为不循规蹈矩,追求个性,另辟歧路,探索他喜爱的散淡风格。其书法的后来的写作特点也是因为受仕途不顺的影响,遂绝望仕途,性恶喧嚣
,静心作字,邈然有千载之思,度过他平淡而短暂的一生。    
在书法上,王宠最吸引人的地方在于字里行间透出的那份空灵、舒朗,这份美感源自恬淡自适的生活中所孕育出的高旷的人品,而绝非才力、技巧所能展现。但因其他的英年早逝,慨叹命运没有给他更多的时间创作更完善的书法。也许并不算是书史上的大名家,但他疏朗、洁净、无一丝尘俗之气的书法与清纯的心灵,也足以令人永远对他喜爱与怀念。

图片 3

王宠书法作品欣赏2

   
王宠行书和草书自成一家,有反明代放浪不羁的风格,运笔速度较慢,比较注意点画得失,以沉着的笔触从容书写,形成一种古拙典雅的风格,巧中寓拙,婉绰而疏逸。别具一种沉静的风神,在明代别树一帜。历来得到人们的赞许。明何良俊《四友斋丛说》曾言:“衡山之后,书法当以王雅宜为第一。盖其书本于大令,谦之人品高旷,故神韵超逸,迥出诸人之上。”

   
王宠小楷(小楷指的是直径两三厘米以下见方的小字,小楷作为楷书的一种,始于汉末三国,成熟于两晋,完备在隋唐,流传与发展至今。)有着以拙取巧的特点,继承了钟繇、王羲之的笔法,点画古朴而笔力浑厚,内含筋骨而寓巧于拙,遒劲超逸而姿态横溢,别有一种意味可寻。又融虞世南等风格,结字疏朗而纵向取势,萧散自然而神韵超逸。在小楷上,他追求的是一种疏宕雅拙的韵味,以韵写拙,而又“拙中见秀”“拙中见雅”,结字疏朗,有着萧散自然的风韵。其富于变化,显示了书家的艺术创造才能,也形成了自己的独特的风格,是小楷书法名家的杰出代表。

图片 4

王宠书法作品欣赏3

   
王宠用到儒家思想、哲学思想去探索书法风格。笔画含蓄,伸放有度,留放自如,结构穿插避让,彬彬有礼,显出君子风度。其为了纠正台阁体整齐划一、缺乏艺术意蕴的弊病,取法魏晋,强调表现书法的天籁之美,有意使点画的长短曲直,各随字态,笔画繁者令大、简者令小,斜正疏密,方圆秾纤,一任自然。其择帖选字有所选择,取法高古,立意深远。      
王宠在书法上也有不少的代表作,如现存于台北故宫博物的《千字文》,看上去字体结体平稳,俯仰欹侧变化不大,有着王、虞的风格。既有魏晋时期王氏父子风华俊丽、遒逸疏爽之姿,又具初唐时期虞世南的气秀色润、外柔内刚之气。从用笔方面来看,其行草气息平和,干净利落,一丝不苟,笔势凝重、洗练,笔划之间很少有连笔牵丝,字字独立,互不相连。还有其晚年所作的《送陈子龄会试诗》,此书法极尽涩拙之态,每一笔画均似在牵掣中运行,绝无流动率意之痕,结构亦不求平整,似散漫不经。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