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显鹡鸰颂题跋,尚意的书法美学乐趣

蔡京书法笔法姿媚,字势豪健。蔡京书法雄浑矫健,豪健洒脱,舒展飘逸,张弛有度,其艺术成就之高,在北宋罕有比肩者,不失为一代宗师。蔡京的书法艺术有姿媚豪健、痛快沉着的特点,能体现宋代“尚意”的书法美学情趣。蔡京书法用笔挥洒自然,而不放纵的高雅格调;结字方面,字字笔划轻重不同,出自天然;起笔落笔呼应,创造出多样统一的字体;分行布白方面,每字每行,无不经过精心安排,做到左顾右盼之中求得前后呼应,达到了气韵生动的境地。

蔡卞书法,姿媚豪健、俊朗淳美,圆健遒丽,尤其是晚年所书有兼人之功。蔡卞的厉害之处是,他既精通碑学,又擅长帖学,身兼碑帖两种功力,融会贯通,运用自如,他的书法神气充腴,稳重含蓄,风度典雅,有晋人之潇洒,唐人之法度,又有宋人之灵展。尽善尽美,集碑帖两派之长于一身者。米芾曾以书学博士召对,宋徽宗上问本朝以书名世者凡数人,米芾各以其人对曰:“蔡京不得笔,蔡卞得笔而乏逸韵,蔡襄勒字,杜衍摆字,黄庭坚描字,苏轼画字,臣书刷字。”

蔡京书法笔法姿媚,字势豪健,痛快沉着,独具风格,为海内所崇尚。蔡京的书法豪健洒脱,舒展飘逸,张弛有度,极为耐看,十分养眼,其艺术成就之高,在北宋罕有比肩者,不失为一代宗师。蔡京工书法,初与弟弟蔡卞学蔡襄书法,中进士官授钱塘县尉时因神宗喜爱徐浩书法,当时士大夫纷纷学之,蔡京也与被贬在钱塘的苏轼一同学习徐浩书法。蔡京的艺术天赋极高,素有才子之称,在书法、诗词、散文等各个艺术领域均有辉煌表现。存世书迹有《草堂诗题记》、《节夫帖》、《宫使帖》、《唐玄宗鹡鸰颂题跋》。

在群星璀璨的北宋书坛,若要评出谁的书法造诣最高,有点困难。但如果要评出谁最狂妄傲慢,米芾先生一定拔得头筹。米芾在北宋书法界向来以眼高于顶,恃才傲物著称,连柳公权、颜真卿、欧阳询这些后世公认的书法大家,在米芾眼中也是一无是处,绝对是北宋书坛的第一狂人。米芾在他的书法著作《海岳名言》中记载了一段他自己和皇帝宋微宗的对话,这段对话对当时的书法名家一一点评,然后一一否定,颇有曹孟德青梅煮酒论英雄的味道。海岳以书学博士召对,上问本朝以书名世者凡数人,海岳各以其人对曰:“蔡京不得笔,蔡卞得笔而乏逸韵,蔡襄勒字,杜衍摆字,黄庭坚描字,苏轼画字,臣书刷字。”

图片 1

图片 2

蔡京【唐玄宗鹡鸰颂题跋】1

蔡卞书法作品【唐玄宗鹡鸰颂题跋】01

蔡京精工书法,尤擅行书,初师蔡襄,徐季海,不久弃之,改学沈传师,又厌弃,改学欧阳询,又改学“二王”,博采诸家众长,自成一体。或谓“宋四家”苏黄米蔡之蔡,原指蔡京,后人恶其奸邪,易以蔡襄。蔡京与米蒂是同时代的人,艺术上两人惺惺相惜,但因社会地位、身份,人生信仰、追求的不同,终于“道不同,不相与谋。”米蒂为人狂放自负,桀傲不训,素有“米癫”之谓,是一个典型的敢于呵祖骂宗、无古无今的最具艺术家气质的人物;蔡京则是一个身居庙堂之高、精于玩弄权术、醉心荣华富贵的政客,这一本质差别,为两人的艺术创作打上了深深的烙印,这也是蔡京书艺不能名正言顺地登堂入室、流传千古的症结所在。

寥寥数语,见识到了北宋书坛第一狂人的风采了吧?蔡京、苏轼、黄庭坚等后世膜拜不已的书法大家在米芾先生眼中压根不值一哂。在米芾眼中唯一精通笔法的人只有一个——蔡卞!那么这个北宋书坛中唯一能得到米芾肯定的超级牛人蔡卞到底是何方神圣呢?蔡卞的厉害之处是,他既精通碑学,又擅长帖学,身兼碑帖两种功力,融会贯通,运用自如,他的书法神气充腴,稳重含蓄,风度典雅,有晋人之潇洒,唐人之法度,又有宋人之灵展。尽善尽美,集碑帖两派之长于一身者。大宋,唯此一人!明朝人安世凤也在《墨林快事》中亦称蔡卞书法“胜于(蔡)京,(蔡)京又胜于(蔡)襄,今知有(蔡)襄,而不知有他蔡,名之有幸不幸若此”。

蔡京的书法艺术有姿媚豪健、痛快沉着的特点,能体现宋代“尚意”的书法美学情趣。因而在当时已享有盛誉,朝野上庶学其书者甚多。元陶家仪《书史会要》曾引当时评论者的话说;“其字严而不拘,逸而不外规矩,正书如冠剑大人,议于庙堂之上;行书如贵胄公子,意气赫奕,光彩射人;大字冠绝占今,鲜有俦匹。”甚能反映蔡京当时在书法艺术上的地位。当时的人们谈到他的书法时,使用的词汇经常是“冠绝一时”、“无人出其右者”,就连狂傲的米芾都曾经表示,自己的书法不如蔡京。据说,有一次蔡京与米芾聊天,蔡京问米芾:“当今书法什么人最好?”米芾回答说:“从唐朝晚期的柳公权之后,就得算你和你的弟弟蔡卞了。”蔡京问:“其次呢?”米芾说:“当然是我。”

蔡卞书法,姿媚豪健、痛快沉着,功力深厚,成就颇高,尤其是晚年所书有兼人之力。明安世凤《墨林快事》称其书云:“卞胜于京,京又胜于襄。”可是“今知有襄,而不知有他蔡,名之有幸、不幸若此。”蔡卞与胞兄蔡京同学书于蔡襄,后从苏轼学徐浩,后又颜、欧、柳、李邕,然后弃之而深入二王。由此可以得出结论,蔡卞启蒙于蔡襄,经苏轼学指点,由此登堂入室,以二王为归宿。观蔡卞书法作品,俊朗淳美,圆健遒丽,有兼人之功,文人士大夫的气息跃然其上。与蔡京一样,蔡卞遗留下来的墨迹并不多见,主要作品有《楞严经偈语碑》、《孝女曹娥碑》、《致四兄相公尺牍》等。蔡卞书法圆健遒美。《宣和书谱
》称其:“自少喜学书,初为颜行, 笔势飘逸,
圭角稍露,自成一家,亦长于大字。”
晚年高位,不倦书写,稍亲厚者,必自书简牍。所书圆健遒美,有兼人之力,而时以己意参之。盖有书笔,无书学者。李邕曹娥真碑,传世甚少,卞尝於元祐间临摹,石在越,颇得李邕之神。后世因其为人奸恶而轻其书

图片 3

图片 4

蔡京【唐玄宗鹡鸰颂题跋】2

蔡卞书法作品【唐玄宗鹡鸰颂题跋】02

尽管蔡京的书法似米芾,但从他那姿媚的笔法来看,还是从唐人书法入手,直溯“二王”,精细的笔意与健丽的体态。用笔挥洒自然,而不放纵的高雅格调;结字方面,字字笔划轻重不同,出自天然;起笔落笔呼应,创造出多样统一的字体;分行布白方面,每字每行,无不经过精心安排,做到左顾右盼之中求得前后呼应,达到了气韵生动的境地。

蔡卞《唐玄宗鹡鸰颂题跋》,行书,台北故宫博物院收藏。从蔡卞现存的书法作品看,如《致四兄相公尺牍》、《孝女曹娥碑》、泰山石刻《楞严经偈语碑》等,笔力潇落,放纵任能,字势俊丽,飘灵婉约,书风多样,洒落简捷,其作品尊古为新,运用得心应手,成熟精到,尤其是一些代表作中的人文精神自然充溢,令人叹为观止。米南宫谓“蔡卞得笔”,实有其深刻依据。因此,在蔡绦的一部有名的笔记体史料书籍《铁围山丛谈》卷四中,记载了书法大家米芾对其的评价:“鲁公(蔡京)一日问芾:今能书者有几?芾对曰:自晚唐柳氏(柳公权),近时公家兄弟是也!盖指鲁公与叔父文正公尔。”此文正公,即是蔡卞。虽然说,面对蔡京提问,米芾有谀颂之词,但其对蔡卞的评价,出自米南宫之口,该有相当的历史价值,与晚唐柳氏(柳公权)可以攀比,自有大家之态。

蔡京虽为一代巨奸,但书法天赋极高,他苦心孤诣地浸淫书法艺术多年,终有大成。他的代表作品《十八学士图跋》点画清晰,爽利犀练,雄浑矫健,结字奇巧,侧中取势,深得二王风韵,又兼具苏米异趣,用笔大胆泼辣,纵横捭阖。《十八学士图跋》整体章法经营字字巧妙,错落有致,干净利索,字里行间洋溢着典雅律动的节奏,弥散着恬淡幽远的诗意,氤氲着疏朗清新的禅趣,堪称一件难得的精品佳构。

考察北宋末年,书坛除了米芾有蓬勃气象外,尚有二蔡之书法亦煌煌大观。蔡卞“颇得笔法”,是一个衣冠晋风、尊古为新的舍拾淘洗过程。与其兄蔡京一样,蔡卞以一介书生入仕,文人意识,士大夫精神不时在内心积郁。史载:宋神宗熙宁三年(1070),蔡卞与胞兄蔡京同科举登进士第,历神宗、哲宗、徽宗等数朝,宦海浮沉,波澜起伏。书生内心对于仕途的追求和对权力的争逐,使之常常不安于书法之道,但恰恰又是这种不安与争逐,使蔡卞的书法常常自出机沀,意识强烈,卓而不群。循迹蔡卞的书学之路,人们可以发现这样一个清晰的脉络。北宋蔡绦《铁围山丛谈》卷四记载:鲁公始同叔公文正公授笔法于伯父君谟,即登第,调钱塘尉。时东坡公适倅钱塘,因相与学徐季海。当是时,神庙喜浩书,故熙、半士大夫多尚徐会稽也。未几弃去,学沈传师……及元祐末,又厌传师,而从欧阳率更。由是字势豪健,痛快沉着。迨绍圣间,天下号能书者,无出鲁公之右者。其后又弃率更,乃深法二王。每叹右军难及,而谓中令去父远矣。遂自成一法,为海内所宗焉。”

尽管蔡京的书法艺术有着卓然不群的极大成就,但其人因十恶不赦,臭名昭著,终于祸及书艺,被研究者嗤之以鼻、不屑一顾,不得列入历代书法大家之林。这正如曾写下了“慷慨歌燕市,从容作楚囚;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等雄健悲壮诗句的汪精卫,虽然才高八斗,诗艺精湛,但因其无耻地做了日本人的走狗,在世人眼中,他永远都不是一位真正意义上的诗人,而只是一个卖国求荣的汉奸。“多行不义必自毙,骨朽人间骂未消。”蔡京奸诈一生,毁誉千秋,永远被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为艺必先为人,为人失败,为艺取得再大的成绩也得不到世人的肯定,人们在评价一个人时,首先看重的是他的为人。在此必须说明的是,对蔡京较高的书法造诣应给予一定的地位,决不能因人废字,应客观地来评述他的书法才好。

图片 5

图片 6

蔡卞书法作品【唐玄宗鹡鸰颂题跋】03

蔡京【唐玄宗鹡鸰颂题跋】3

蔡襄的出仕,不仅深深地影响着蔡京、蔡卞两兄弟的成长,而且在书法上也不无存在深深地影响。史料说蔡京的艺术天赋极高,素有才子之称,在书法、诗词、散文等各个艺术领域均有辉煌表现。存世书迹有《草堂诗题记》、《节夫帖》、《宫使帖》。蔡京是个高官,曾先后四次任相,共达十七年之久。可见当日的辉煌。蔡卞还与蔡京编撰《宣和书谱》、《宣和画谱》各20卷。从他们流传下来的墨迹,以及当时人的评论,和后来的人们的鉴赏,都可以知道他们都是书法大家。蔡京虽是遭世人憎恨的奸相,然书法颇妙。初师蔡襄,徐季海,不久弃之,改学沈传师,又厌弃,改学欧阳询,又改学“二王”,博采诸家众长,自成一体。其书笔法姿媚,字势豪健,痛快沉着,独具风格,为海内所崇尚。

看过古典名著《水浒传》的人,都知道北宋有“四大奸臣”,即蔡京、童贯、高俅、杨僭,他们仗势欺人、专横暴戾、残害百姓、恶贯满盈,被李逵、鲁智深等草莽英雄怒斥为“鸟官”。然而,正是这些令人不齿的“鸟官”们,却不乏才华出众、身怀绝技之辈,比如高俅是踢古代足球蹴鞠的顶尖高手,蔡京则是宋朝一代书法大家。宋徽宗时,被提拔为尚书左丞右仆射,权重一时。后屡被罢官又屡次复出,几上几下,曾四秉国政,为四朝元老。蔡京擅权期间,由于倡行“丰亨豫大”之说,不顾国家实情,片面追求高消费,人为地制造“物庶民丰”的假象,导致国储一空,引发了宋朝历史上悲惨的“靖康之变”,祸国殃民,罪大恶极,其声名狼藉被天下人列为“四大奸臣”之首,遭万世唾骂。

《墨林快事》称其书:“胜于京,京又胜于襄,今知有襄,而不知有他蔡,名之有幸不幸若此。”
,其书法代表作有《雪意帖》、《致四兄相公尺牍》等。《雪意帖》是其行草代表作。其入笔不一,丰富自然,各取其态。笔法纯熟,撇处可见王羲之笔法。结体随字而不一,但都神采奕奕。章法自然错落有致,书体与米芾、蔡京相似,可能是他们互相学习的结果。蔡卞《致四兄相公尺牍》,此卷蕴含禅机,筋脉舒展,神闲气清,韵致婉润,风雅纵逸,精神传世。蔡卞尚意,“颇得笔法”,人们还可从其流传下来的《孝女曹娥碑》、泰山石刻《楞严经偈语碑》等代表作品中得以窥见。在灵性之追求中,颇得笔法的蔡卞,与自出新意的苏轼,高视古人的黄庭坚,萧散奇险的米芾一样,都在力图表现自已作品标新立异的姿态,讲究笔墨情趣,使学问之气郁郁芊芊发于笔墨间,给人一种精神自由的审美意境。

蔡京(1047年2月14日-1126年8月11日),字元长,兴化汕游人。北宋宰相、书法家。北宋兴化军仙游县慈孝里赤岭(今福建省莆田市仙游县枫亭镇东宅村)人,熙宁三年进士及第,先为地方官,后任中书舍人,改龙图阁待制、知开封府。崇宁元年(1102),为右仆射兼门下侍郎(右相),后又官至太师。蔡京先后四次任相,共达十七年之久,四起四落堪称古今第一人。蔡京兴花石纲之役;改盐法和茶法,铸当十大钱。北宋末,太学生陈东上书,称蔡京为“六贼之首”。宋钦宗即位后,蔡京被贬岭南,途中死于潭州(今湖南长沙)。《东都事略》卷一〇一、《宋史》卷四七二有传。

图片 7

图片 8

蔡卞书法作品【唐玄宗鹡鸰颂题跋】04

蔡京【唐玄宗鹡鸰颂题跋】4

在二王书风的“严重”感染下,宋人书法一派“贴意”,充斥书坛,信札书法尤其盛行。但是,蔡卞却是个特例,蔡卞擅行书,又长于大字,受柳公权、李邕影响较大。其人不光精于“贴”,且善于“碑”,所作之字,神气充腴,稳重含蓄,风度典雅,有晋人之潇洒,唐人之发度,又有宋人之灵展。但由于在历史上,后世因蔡卞其为人的“奸恶”而轻其书,史料中关于蔡卞的书法作品和书法思想记载得不多,所以研究蔡卞也就成了一个难题。从一个书家的角度,蔡卞不是一个完整的蔡卞,其从事书法活动的历史资料没有一个连续性,残缺不全,令人兴叹;同时,蔡卞的书法作品流传下来的不多,没有系统性,鸿毛零爪,令人难以概览全貌。

几度沉浮。元符二年(1100年),宋哲宗驾崩,端王赵佶登基,是为宋徽宗。宋徽宗即位,蔡京被罢官为端明、龙图两学士,知太原,皇太后命徽宗留蔡京完成修史工作。过了几个月,谏官陈馞弹劾他与内侍交结,陈馞获罪被斥退,蔡京也被贬,出知江宁,蔡京很不满,拖延着不去赴任。御史陈次升、龚夫、陈师锡相继议论他的罪恶,蔡京被夺去官职,让他提举洞霄宫,居住在杭州。

清人叶昌炽《语石》论及蔡卞蔡京时,更是作了详细的评述:“世称米、蔡,谓君谟也,然君谟名位行辈均不当在米下。其所书碑,亦惟《刘奕墓志》风格遒上,尚有唐贤遗矩,若《洛阳桥》、《昼锦堂记》,皆俗书也,不如以蔡元长配之。元长,书之狷者也;元度,书之狂者也。余所见元长书,以《道士墓碑》为第一,《赵懿简碑》次之,空山鼓琴,沈思独往。刘彦和标举“隐秀”二字为文章宗旨,以之品元长书适合,亦即刘子所谓客气既尽,妙气来宅。元度行草书皆称能品,《楞严经偈》源出于孙过庭,而其流则为范文穆。重书《孝女曹娥碑》使笔如剑,剑气出。支道林养马曰:“贫道爱其神骏耳”。如卞书,可谓神骏极矣。潘文勤师,人谓其学苏灵芝则怒,谓其学二蔡则大喜。余谓元长书可比唐《魏法师碑》,元度书由在薛曜畅整之间。此但论其神气骨脉,不论其体。”“前身相马九方皋,意足不求颜色似”。

童贯以供奉官的身份到三吴访求名家书画、各种奇巧之物,在杭州住了几个月,蔡京极力巴结他,日夜陪伴他,凡是蔡京画的屏幛、扇带等物,童贯每天都送到宫中,并附上自己的评论,于是皇上开始留意蔡京。太学博士范致虚一向与左街道录徐知常友好,徐知常认为符水出入元符后殿,是在预示着什么,范致虚进一步交结他,讲出他平日意向,说非让蔡京为相,就不能有作为。不久,嫔妃、宦官也一起称赞蔡京,于是范致虚升为右正言,起用蔡京为定州知州。

图片 9

崇宁元年(1102年),调蔡京知大名府。韩忠彦与曾布不和,谋划荐举蔡京以自助,于是,蔡京仍为学士承旨。徽宗有意修饰熙、丰政事,起居舍人邓洵武偏袒蔡京,做了《爱莫助之图》献给宋徽宗,宋徽宗才决定重用蔡京。韩忠彦被罢相,蔡京为尚书左丞,不久,蔡京取代曾布为右仆射,诏命传下那天,宋徽宗在延和殿召见他,赐坐,对他说:“神宗创法立制,先帝继承,两遭变更,国家大计还未确定。朕想继承父兄的遗志,卿有何指教?”蔡京叩头谢恩,表示愿效死力。崇宁二年(1103年)二月,迁任左仆射。

蔡卞书法作品【唐玄宗鹡鸰颂题跋】05

图片 10

这位北宋书坛的绝顶高手,不世出的书法天才,身前,声名显赫,光芒万丈,死后却销声匿迹,鲜为人知。如此一位震烁古今的书坛巨擘竟然被埋没如斯!究其原因,恐怕是被大哥蔡京的恶名连累了,蔡卞和蔡京一样,流传至今的书法作品凤毛麟角,现在所能看到的书法墨迹只有一些尺牍和附在唐玄宗《鶺鴒颂》后面的一段跋文。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