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戏人回首高玉倩,前卫老旦爱玩乐乎

  提起京剧的老旦行当,许多人认为其表演者必定是睿智、沉稳、上了年纪的女性,但袁慧琴似乎是个例外。她私底下的形象靓丽时尚,性格开朗活泼,还爱玩微博,颠覆了人们对于京剧表演者尤其是老旦扮演者的诸多想象。近日,这位被票友们亲切称为“千面老旦”“时尚老旦”的艺术家接受了本报专访,讲述了她丰富多彩又饱

艺高德劭“李奶奶”

  含艰辛的生活。

——京剧人追忆高玉倩

  学老旦非自愿

京剧表演艺术家、《红灯记》中李奶奶的扮演者高玉倩于12月23日凌晨2时47分在京逝世,享年92岁。高玉倩8岁学戏,后转入北平国立中华戏曲专科学校,为永字班学员。先后从师王瑶卿、于连泉、韩世昌、欧阳予倩、雪艳琴等,工青衣、花旦。1941年起搭班演戏,曾在周信芳、李少春等剧团任演员,赴京津沪演出。1947年在上海拜梅兰芳先生为师,同年加入焦菊隐先生主持的北平艺术馆,演出改良京剧《桃花扇》《新蝴蝶梦》等。1964年在《红灯记》中扮演李奶奶,1974在《平原作战》中扮演张大娘,参加了全国现代戏观摩会演,深得各界好评,后又参加《红》《平》两剧的戏曲艺术片拍摄。她的表演细腻入情,戏路宽广,博采众长,大胆创新。

  初见袁慧琴,很难不为她台上台下的差异所惊讶。主工京剧老旦的她,私底下是一位美丽时尚、活泼开朗的都市女性。袁慧琴笑言,这样的她,30多年前为什么会选择老旦这个行当,是每次采访都会被问到的问题。

在广大戏迷心目中,高玉倩就是“李奶奶”。但她原来的行当并不是老旦,而是花旦和闺门旦。在《红灯记》中饰演李铁梅的京剧表演艺术家刘长瑜回忆说,1964年中国京剧院排演现代京剧《红灯记》,导演阿甲点名让高玉倩演李奶奶。“由花旦改老旦,从小嗓到大嗓,当时我们都觉得不可思议,因为挑战太大了,可是她完成得极好,很多地方甚至真正的老旦演员都未必能达到那样的高度。”刘长瑜说,“我进《红灯记》剧组比他们晚,他们从1963年下半年就开始排了,而我是1964年3月才进的组。整个排练演出期间,高老师给了我很多帮助,引领着我进入角色,演好角色。”

  她回忆说,念戏曲学校时曾唱过一年花旦,但由于当时班里没有学老旦的学员,老师们都认为她的大嗓很好听,所以让她学老旦。“我那时只有13岁,是很不情愿的。因为小姑娘都喜欢唱花旦,穿的衣服漂亮,头上能戴好多好看的花,我一听让我学老旦就气哭了,可以说是很被动地走到这个行当里来的。”

曾与高玉倩合作过的京剧表演、导演艺术家高牧坤也称赞高玉倩的表演特别有激情。“我们一起演出《猎虎记》,她演顾大嫂,我演解珍,当时有一场戏我说‘参见嫂嫂’,她应该接着说‘哎哟兄弟,你可想死嫂嫂了’。我说完这句话,但却没听到她的回答,我还以为她忘词了,抬眼一看,只见她眼里含泪,手在颤抖,饱含深情地说出了这句话,当时我泪就下来了。这是我演历史剧从未有过的,为我以后导、演现代戏有很大的启发。”他还透露,后来《红灯记》拍成电影还是要请她出山,因为无人可替代。“最后一次与她合作是2001年在现代戏演唱会,《痛说革命家史》一折由她和刘长瑜念白,袁慧琴和耿巧云演唱。她的那段大罢工的念白引起了全场最为热烈的掌声,让晚会达到了高潮,我至今难忘。”

  □记者手记

国家京剧院知名花旦、梅花奖得主耿巧云是刘长瑜的徒弟,对她来说,高玉倩就是名副其实的奶奶。“1990年纪念徽班进京200周年演出《红灯记》时,我作为刘老师的替补参演,当时老师在排另一出戏。我只响排过一次,演出当天,我扮好了在后台候着,后来告诉我说是演《痛说革命家史》那一场,我太紧张了,高老师跟我说‘孩子,别怕,到了台上,你看着我的眼睛,你就是这个人物了’。果然,演出时我看着她,随着她的情绪就进入了人物,完成得特别好,观众也就是从那时开始认识我的。高老师对我的提携,我永世难忘。”

  千面老旦

国家京剧院副院长、老旦表演艺术家袁慧琴是第二代的“李奶奶”,她说这个角色,是高玉倩手把手教她的。“当年我的师傅李金泉老师带我去跟她学戏,她看了我说,我喜欢这孩子,她的眼睛会说话。她教我演李奶奶,把创作中的细节都毫无保留地告诉了我,并鼓励我要善于把握人物的情绪。”让袁慧琴难忘的还有她的博学和全才,她能把其他行当对角色的理解都讲出来,还常常对一些晚会提出自己的看法。

  舞台上的美丽老旦,舞台下的时尚达人,像所有爱美的女人一样,采访前的袁慧琴会反复确认妆容是否完美,也会紧张自己的照片是否拍得好看,就像她一直在艺术上秉持的那种信念:“女人,一定要是美的。”然而采访开始之后,心底的那种淡然却不由浮现在她脸上,娓娓道来梨园行中的各种不易与清贫,尤其说到与恩师李金泉的深厚情谊,更是感性地流下了眼泪。她用“悲壮”来形容如今坚守在京剧舞台上的人们。因为信念,所以执着;也或许因为执着,才成就了今天的袁慧琴。这样的一位艺术家,才无愧于票友们“千面老旦”的称呼吧。

行事低调,为人谦和,是京剧人对高玉倩的一致评价。曾与高玉倩一起演过现代京剧《平原作战》的京剧表演艺术家李维康说,高老师没有任何架子,也没有名人的派头。“当年我也演过《红灯记》,那时我家里困难,父母都下放了,我不好意思与领导说,高老师就主动找领导说。她是有恩于我的,她善良、平和,从不对人发脾气。这么好的人走了,我很难过,愿她一路走好。”

  忆恩师泪花闪

刘长瑜也对没有送高玉倩最后一程感到遗憾。“高老师是德艺双馨的艺术家,她太低调了,她心脏不好,平时都是儿子在照顾,说不惊动和麻烦大家了,丧事也是一切从简。”

  17岁时,袁慧琴到北京拜工老旦的著名京剧艺术家李金泉为师,这成为她人生和艺术道路上的转折点。两人不仅在艺术上成为师徒,生活中也培养出了父女般的感情。袁慧琴说:“当时我从南方来,就穿着一双单皮鞋,等到11月份的时候北京已经很冷了,我还穿着它。老师的脚跟我的差不多大,就把他的鞋子给我穿回了湖北老家。妈妈问我,你把老师的鞋穿了老师穿什么?她带着我到当地的皮鞋厂,根据老师鞋子的大小订制了一双,我自己给他画的样式。我邮寄过去以后,他还特意穿上去公园照了一张照片给我看。”

“李奶奶”高玉倩走了,但《红灯记》还在演,那盏红灯还会在舞台上闪闪发亮。

  今年春节,已近90高龄的李金泉老师去世了。谈到他生前最后一次来看自己演出的情形,袁慧琴的眼里闪现着泪花。“前年新戏《曙色紫禁城》在北大百年讲堂演出前,我试着问他能不能去看。他中过风,几乎不能说话了,但他拼命点头。演出那天,我派车去接他,他早早地把衣服穿好了,坐在家里等我。我记得特别清楚,老师看完后激动地流了眼泪。”她说,李金泉老师是一位很开明的艺术家,戏曲界常有门户之见,他却在教学上不拘一格,“他说,他就给我打好老戏的基础,希望我以后根据自身条件创作出新的剧目。他是一个革新家,当我的新戏受观众欢迎的时候,他特别欣慰和感动。”

(本报北京12月23日电 本报记者 苏丽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